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图说八卦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2017-02-20 02:23:10 来源: 作者: 点击数:
摘要: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接客场景。这组照片是已故摄影师赵铁林在上世纪90年代在海南拍摄的性工作者生活状态。赵铁林拍了十几年“小姐”,他称她们为&l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接客场景。

这组照片是已故摄影师赵铁林在上世纪90年代在海南拍摄的性工作者生活状态。赵铁林拍了十几年“小姐”,他称她们为“女孩子”。那些或蜷缩在阴暗潮湿的出租屋内,或站在当时为数不多的涉外酒店的门口,或在一个城市通常心照不宣的某个准红灯区昏暗的路灯下徘徊,把希望交给民工、盲流、老外和暴发户的女孩子们,顺着他的照片走进了人们的视野。
 

 

赵铁林本是高干子弟,1959年家庭遭遇巨变,沦入底层,那段经历对他形成目前的思想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现在的赵铁林已应清华大学邀请设立工作室,并任名誉教授之职,镜头中也呈现出都市女性的职业生活。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

2006年摄影师赵铁林写了一本书《她们》,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赵铁林的笔下、镜头里的这些主人公,其实正是被人们唤作小姐的人。赵铁林用他的镜头,记录下了那一张张或朴素或妖艳的脸。在这些女孩子当中,有失足沉沦的少女,有已为人妻为人母的、来淘金的少妇,有土生土长的农家妹子,也有在家待业的下岗女工。

九十年代初,面对南方兴起的经济热潮,赵铁林也不甘寂寞,决定投笔从商,他离开北京南下,在南方的城市里,首先接触的,是他从未体验过的花花世界。在残酷的生意场上,迂腐的赵铁林很快就败下阵来,公司倒闭彻底破产,他无颜回北京见江东父老,只好混迹于这个南方城市最底层的角落,在一个叫英太村的地方租了房子。

那个英太村其实是城市里的一个集中地,大多数都是这些女孩子,有的是姐妹,有的是同乡,有湖南的,有四川的,还有东北的。姑娘们的生活让赵铁林好奇。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

让赵铁林惊讶的是,这些以出卖身体为工作的姑娘们,竟然很多还带着丈夫或者男友,并用自己的卖身钱,来养活这些男人们。

这些女孩子经常被她们的男朋友往死里打,几乎天天挨打。客人一到,男朋友就到外面去看录像,把房子腾出来。

天黑以后,女孩子们就梳洗打扮,坐摩的去各种歌舞厅,十一点左右回来。挣到钱的,老远就叫老公下来吃饭,挣不到钱的就悄没声地回到屋里。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接客场景。

帮她戒毒为他赢得“灰姑娘”们的信任

破产之后,赵铁林只能凭着摄影的手艺,给小广告公司打零工为生,偶尔也会给周围的姑娘们拍拍明星照赚点小钱。他首先和一个叫小竖的姑娘熟识起来。

老家在四川的小竖被丈夫抛弃,和她感情最亲近的哥哥不务正业,苦闷的小竖和几个姐妹来南方下海。她已年长色衰,难有客人光顾,还染上毒瘾。她想戒毒却没有条件,得到老赵的帮助。老赵花了四千多块,那对他来说也是一笔很大的数字。这事在街上几十家发廊很快传开。这件事让老赵获得了信任。以后老赵到哪家发廊拍照都不会遭到拒绝。

帮助小竖戒毒后,赵铁林意识到,自己手中的相机,正是记录这些姑娘们的世界的最好工具,他决定跟踪拍摄小竖的生活。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老赵受小竖之托,回小竖老家去看望她的哥哥。她哥向老赵打听小竖的现状,老赵没有和盘托出,只说小竖还能活着。老赵在她哥哥那里看到了小竖当年的结婚照片,她年轻的时候很漂亮,风华正茂,跟老赵后来认识的那个小竖判若两人。后来小竖每况愈下,不得不返回老家。分别时她告诉赵铁林,也许只有家乡,才能让她真正地戒掉毒瘾。她想找一个归宿,就又结婚了,后来又被男人抛弃,最后疯了。

劫匪和车祸先后夺去了她两个男人

1993年,当时经济非常活跃,这个行当非常红火。老赵经常路过的一个发廊门口,坐着一个独特的姑娘小朱,面色忧郁,吸引了老赵的目光。

一天小朱忽然拉住他,向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她从贴身的钱夹里掏出她丈夫和女儿的合照,说你能不能把我和他们制作到一块儿。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

这张小小的照片,引发了赵铁林对小朱身世的关切。小朱的老家在四川农村,七岁丧母,被外公抚养长大。十九岁时,在城里做保姆的小朱,爱上了一个小伙子,并和他同居。一年后,他们的孩子降生,两人买了一辆机动三轮,拉客为生。

1992年的12月22号,她丈夫碰到三个越狱犯抢车,因为这车是他的全部家当,他奋力反抗,不幸被杀。由于没有正式结婚,小朱不敢带孩子回老家。别的姐妹就叫她去“下海”。她迷迷糊糊就来到南方这个城市。后来有人告诉她这叫“坐台”。她没有钱,没有文化,不能找到一个像样的工作,只能去当发廊妹。可是当发廊妹也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仅仅给人家洗洗头捶捶背,不仅仅是那样子,她才明白了这件事情,非常痛苦。

为了给寄养在姨妈家的孩子每个月300元的抚养费,小朱只能留下来。她尤其无法忘怀的,还有在男人坟前留下的誓言。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接客场景。

她把他葬在她自家祖坟旁边,没有碑,因为她没钱,只是个板子。她想等有朝一日有了钱,要给他修一个碑,

为了让孩子好好学习,她让孩子上贵族学校,入学费三万块。就算她一次三百块钱,三万块意味着什么。她认为她孩子应该受到很好的教育,还要带她去渣子洞白公馆受革命教育。她自认为走错了路,但是孩子将来不能再走她这条路。

认识小朱后的第二年春节,赵铁林跟随小朱去探访她远在四川农村的老家。

她家里不是一般的穷。她出生的屋子是一个没有牲口的牲口间,一个空荡荡的地方,贴了一个1995年的挂历。

那间一贫如洗的小屋,让赵铁林无比震撼,让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这种跟踪拍摄的意义所在。小朱的家乡地少人多,女孩子们到南方以特殊的方式谋生,不是什么新鲜事,在九十年代初蔚然成风。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对那里的不少女孩来讲,如果迈过那道门槛,就能马上过上以前想也不敢想的幸福生活,她们是宁愿暂时把所谓的灵魂尊严等等名词束之高阁的。而当全村的人都对衣锦还乡的女孩子们欣羡不已的时候,这些概念早已经变得很苍白,甚至不值一提。但是小朱不行。多年之后,小朱仍然保持着敏感的神经,她一直小心珍藏着老赵拍的每一张照片,因为她觉得只有在那些照片上,人们看不到她的过去,她还留下些许清纯。

那儿的女孩子有一大半做这个行业。老赵去过的很多地方都是这样。在村子里,大家心照不宣。这令老赵感到很惊觫,中国乡村的崩溃,不仅仅是生产方面的,更是道德伦理方面的。传统的约束、宗族社会一旦解体以后,人们就无所顾忌了。那些出去的女孩子,差不多都给家里盖了房子,还给自己留一小间,将来老了以后,落叶归根。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大年初一,小朱就带着女儿来到男人的坟前,在这里,她还给自己预留了一块地界。她为他立了一块又高又厚的碑,上面的字端方有力。坟前点上五盏蜡烛,她站在后面,让孩子磕头,保佑女儿将来上大学挣大钱。

从老家回到南方的城市,小朱继续她灰色的生活。九十年代末期,经济日渐萧条,姑娘们的黄金时代过去了。小朱心生离意,临走前她拉赵铁林来到郊外,让他最后一次为自己拍些漂亮的照片。

她戴着墨镜,老赵说这不像你。她把墨镜一摘,“不像我?我什么样?什么是像我?你说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她说她最恨男人,不管他们给钱不给钱,只要不把她们当人,只要作践她们,都不是好人。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不久小朱就回了四川,当赵铁林再次见到她时,小朱已经和一个做司机的小伙子恋爱了。每天早晨天一亮,那个小伙子要出车跑长途,她就给他做汤圆,包子一样大的汤圆。她三十岁生日的时候老赵也在,喝了很多酒。她屋子旁边有山,老赵就爬上山,往下看江水,看到万家灯火,心里感到很悲痛,觉得她本来是一个正常人,过着类似于正常人的生活,心里却隐藏着很多痛苦。
 

2000年的一天,已经回到北京的赵铁林,忽然接到小朱的电话。在电话里小朱泣不成声,几天前她的第二个男人开车时撞上了迎面的卡车,当场丧命。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四个男人靠一个16岁的小姑娘养活

小朱走后,赵铁林拿起相机,把镜头对准城市里更隐蔽、更肮脏、更低级的角落,一个聚集了民工和村妓的贫民窟,在这里有更让他震惊的发现。

1998年,赵铁林碰见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阿薇,大大的眼睛清澈如水,只有16岁。

阿薇生在一个北方城市,父母离异后,无人管教混迹街头,在旱冰场里认识了28岁的小吴,离家出走,跟随小吴南下。

她男朋友是一个诈骗团伙成员,这个团伙四个男人靠她一个16岁的小姑娘养活。她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十三个客人。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

赵铁林刚一出现,小吴就盯上了他,他向赵铁林借钱,说要给阿薇做流产手术。

她做手术的时候,快到三个月了,超过三个月就不能做手术,胎儿太大。她早就发现了,只是没钱做手术。她男朋友一直让她做生意,做一天算一天。做手术的话,十五天不能做生意。只要能挣到钱她男朋友就高兴。她打算挣够六千块钱,回家开一个店,就和她男朋友结婚。六千块钱就是她最大的人生理想。

她一有时间就让男朋友发誓娶她,她男朋友把她推开,她就在他身上打滚,“行,我爱你,我娶你,行了吧。”她就高兴了,就去跟小猫小狗玩去了。那些打工仔排队等她做生意,她正跟小猫玩,不理他们,最后她男朋友把这个小猫摔死了。从此以后阿薇就和男朋友的关系越走越远。“她男友不敢看我,他害怕我,因为他觉得他做这事太亏心了,阿薇就敢看,大大方方地。”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提起她的亲戚在歌舞团当演员,她就跳起舞来了,她不管别人怎么样,她高兴就跳舞,她不高兴就哭,这让你很难把这个小女孩,和她所经历的故事联系起来。所以说社会上的事情,你只要深入底层,你就会发现一个你从来不了解的世界。”

她们最在乎的,就是能有一个心疼她们的好男人

从九十年代初开始,破产后的赵铁林依然在南方的那个城市的角落里,停留了近十年,他难以舍弃用镜头来记录这些底层女孩们光怪陆离又灰败不堪的生命,在常人不屑关注的地方,他体验着最真切的浮世绘影。

“她们一天里最高兴的是什么时候?”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接客场景。

“就赚到钱的时候最高兴,赚不到钱的时候就哭,或者被人欺负的时候就哭,而欺负她们的,大多数都是主流社会的人。”

“她们在生活里最在乎什么?”

“她们最在乎的,就是她能有一个心疼她的好男人,最在乎的就是,有一个能够真正心疼她的好男人,哪怕你矮一点,哪怕你瘸一点,哪怕你不太能挣钱,但是你真正爱护我,我挣钱去。”

“她们的心里,还会不断审视自己这个身份吗?”

“不是像我们想象的,她们没有身份感,什么事情也没有计划,走到哪山唱哪山的歌,根本就没有计划,就是浑浑噩噩,一种懵懵懂懂的状态,她们最大的就是希望能够什么呢,自己能够健康地活下去,能够挣到钱,能够把自己小家成立起来。”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虽然很痛苦,但是生存比痛苦还重要

九十年代末,赵铁林终于回到北京,他的经历以及记录那些姑娘们的照片,写成了一本书,书的题目是《她们》。

“对于大多数的这些姑娘们来说,她们有别的出路的吗?她们原本是有别的出路的吗?”

“在这个社会没有给她铺垫正常渠道的情况下,而且她没办法进入主流社会的时候,那么她的生活,生存是第一位的,而这种生存是非常非常地悲惨的。”

“她们的第一次真正做出这样决定的时候的那种挣扎,她们做这样的决定,难道真的是可以自然而然的就顺带着就进入了吗?为什么她们这么容易就突破了?”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既然大家都以钱,为最终的生活追求的目标的时候,那么钱就是第一位的,个人的廉耻礼义,这些东西都退居第二位,它暂时在生存面前,它就显得苍白无力了,但是在她那个圈子里面的时候,有的时候就是,虽然很痛苦,但是生存比痛苦还重要。”

“那这段生活会在她们的人生里是个什么位置?”

“这段生活对于她们来说是一种悲剧,好逸恶劳、好吃懒做、巧言令色,但是如果你沾上了其他的毛病,你又吸上毒了,你又被黑社会裹挟走了,那你就起不来了,你就是死路一条,而这个职业它的特点,就是极具腐蚀性。”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

“你在她们身上,看到一种超强的生命力,一种好死不如赖活着的生命力,是一种女性的一种韧,一种什么呢,一种就是说非常悲惨的韧性,她知道社会是不相信眼泪的,她们就是自己独撑一片天,哪怕天再小,那也是自己撑出来的。”

在书的后记当中,赵铁林这样写到,当年的故事忽然之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年,姑娘们的音容笑貌虽然依旧,但是电话打过去,多数已为人母为人妇,也有几位早已经不在人世。今天的故事当中,讲了三个女孩子,小竖后来疯了,小朱的第二个男人死了以后,她想过自杀,也想过出家,逢庙必拜,是某种期盼也是某种洗刷,现在她已经找了第三个男人,到最后一次打电话来说,她终于过上了向往已久的正常的生活,而阿薇姑娘离开小吴之后,却有消息说,有人看到她和一个过失杀人的在逃犯亡命天涯,再也没有消息。赵铁林离开南方已经很多年了,他说出了这本书,到此他讲的“她们”的故事,也应该谢幕,只是我们不知道,这些个故事在那些女孩子的人生当中,有没有谢幕呢,又会是怎样的结局。

“就是你一旦走进她的世界,她就记住你一辈子,‘赵老师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出车祸了,哎呀,我寝室难安’,到现在她还记住你,多少年了?六年了,她说我永远忘不了你。”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对话

问:听说即将出版的《她们》一书,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向你约稿,图书的内容是什么?

答:《她们》其实是《另类人生》的深入挖掘本,原来出版社因为社会条件,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不敢说。现在编辑告诉我,这类社会题材是大家想要了解的,加上《另类人生》版权到期,我就重新改编了内容。现在图书在后期制作中。

问:从什么时候对摄影开始感兴趣?

答: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有相机,但我知道照片的重要性是在“文革”,武斗打死人的场面让我震惊。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问:由什么因缘开始关注底层群体?

答:我当时在经商,经商的过程中,我就在歌舞厅发现了这些女孩子。因为我有很浓厚的古典文学的情结,就想这里面有没有李香君这种人,或者是杜十娘,后来发现没有。我立刻就敏感了,发现这是一个创作的源泉或者说素材,我就要把它做出来。当时并没有想到要出书。从1990年在郑州开始,一直拍。

问:李香君式的人物是指……?

答:青楼文学是中国古代士大夫文化的一个必要补充成分,文人在感情生活极度困惑或者政治生涯落魄的时候,往往要到这种场合来寻求自己的精神慰藉,很多那个时期的文学创作是落魄文人写出来的,落魄江湖载酒行。既然在政治上达不到自己的目的,他就转而寻找情感的,这是中国文人的文化传统。我当时想我经商失败了,应该有一些女孩子主动同情我,后来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所以我大失所望,同时也明白,时代确实变了。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接客场景。

问:我一直在想做底层题材的作品时,你是以什么身份出现的?

答:我就作为一个江湖行走者的身份吧。

问:是旁观者?

答:不是旁观者,我和他们一起交朋友,吃饭……我当时也没有经济地位啊,我自己生活也很困难,吃饭的时候他们叫我:“老赵,下来吃饭!”就一块吃饭。他们说女朋友和哪个嫖客好了,他想把她杀了,我说那不行,他说你有文化你说怎么办,我说让她陪个礼道个歉,把钱给你点不就完了嘛,人家都帮你挣了十几万了。他说我允许她和别人好,但不允许她把感情投给别人,我说人家指望不上你啊。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

问:你是参与其中的人,但你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

答:还是有另外一个赵铁林存在,冷眼观察,把所有的事情记录下来。一个拍摄者和书写者的作品必须在世上有所反映,我只不过在积累素材。我觉得我要打败现行的所有这些假文化和伪文化,使命感非常强。

问:当时国内有其他人在拍小姐题材吗?

答:有拍暴露的,他们叫“闯进去拍”,跟着公安局,一踹门,闪光灯一闪“唰”,完了以后说你看我这有多棒。还有山西晋煤外运一直到怀涞的车道边有很多路边店,有农村的女孩子,他们专门去拍人家的裸体,刺激人的部分,完了像外国似的组织起一个画册,是一种强烈的感官刺激的东西。

问:女孩子让他们拍吗?

答:让。她的意思是,你不干我,还给我200块钱,拍几张照片算什么。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

问:你做作品的时候没有给过人钱吗?

答:我没有给过任何人一分钱。

问:你对拍摄对象实际上没有什么经济方面的援助吧?

答:没有援助。我当时就没钱啊,吃了上顿没下顿,我怎么给她钱啊。我拍阿V的时候有时请她们吃饭,但我和小黄(助手黄明芳)只能凑凑合合的,小黄说“饿了”,我们顶多在小店里吃两块蛋糕喝碗茶。

问:二战时候有一个摄影记者拍下了非洲儿童被饿死之前的照片,这照片发表以后引起巨大反响,因为它太有震撼力了,但同时人们都在反问这个摄影家,你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不给他吃的呢?后来这个摄影家很郁闷,后来……

答:自杀了,这事我知道。我觉得这事情和我从事的事情还不太一样。因为女孩子生活都比我好,没有一个比我次的。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

问:不是说生活,有可能你可以在社会层次上给她们提高一点。

答:不可能,因为现在的社会是极其自私的。后来我发现,我不可能帮助她们,因为我比她们弱。在金钱下面,文化的影响力是微乎其微的。

问:不管怎么说,她们的生活都会越来越悲惨吧。

答:这也不一定,我认识有一些被老板花17万包到北京来,在语言学校上学,后来移民到澳大利亚,有的开了店,有的结了婚,有的送孩子上了学。只要在过程当中不犯其他错误,像吸毒、贩毒,大多数小姐通过原始积累,使她的生活上到了一个层次,她认为划得来。第一,我从一个穷乡僻壤看到了高楼大厦,我从一身破衣服穿到了好衣服,我能够和一些体面的男人在一块过生活,而且我还能得一笔钱。有了钱我可以做生意,很不错。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问:但是你的书里呈现的都是很残酷的生存,成功的那些你并没有呈现,说明了你的视角。

答:因为我的东西只是在一个层面上报道这些女孩子很不容易,至于说很容易的那个方面它变成了经济学的领域,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我用人文的眼光去观察这个世界,观察这些不幸的女孩子,实际上她到底幸不幸那只有她自己知道,我不能给她下断言。

问:当时看《另类人生》我确实觉得很震撼,但是有一点让我觉得不能释怀,就是你是让一个做妓女的女孩子供养着做出了这本书。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答:她不能说完全是个妓女,虽然有这种事情,但大多数她只是坐台,坐台和出台当时还是分得比较严格的,她是三陪女。她对我的帮助并不是说和我签订了一个什么协议,说帮我做完了怎么样,不是,她刚从农村出来,觉得你是一个有社会阅历的人,她给你买胶卷啊,她是很自然的,所以到现在我经济上稍微宽裕一点也给她寄点钱,她说我不想要你的钱,我就是觉得你是一个很不错的人。

问:学术界怎么给你定位的?

答:学术界称我为“参与性观察者”,《另类人生》被评为摄影界十佳图书,罗琳写篇推介稿,就叫《参与性观察》。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招揽客人。

摄影师赵铁林实拍90年代“小姐”生活(组图)

图为赵铁林拍摄的“小姐”。


(责任编辑:李东舰 CN031)

热门评论
我来说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