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图说八卦

韩国人 将要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

2018-12-03 20:22:01 来源: 作者: 点击数:
摘要:上面这张表,是日韩两国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到2015年间,每个妇女育龄期平均生育孩子的个数变化。红色的曲线代表日本,可以看到,这50年来,它始终在一个低水平上保持平稳。而那道呈45

上面这张表,是日韩两国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到2015年间,每个妇女育龄期平均生育孩子的个数变化。

红色的曲线代表日本,可以看到,这50年来,它始终在一个低水平上保持平稳。

韩国人 将要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

而那道呈45度下落的蓝色曲线代表韩国。可以看到,韩国每个妇女平均生育孩子的数量在1961年达到高峰之后,出现了断崖式下跌。

以往我们总是把更多的目光投注于日本社会的“少子化”“老龄化”。这两年随着相关信息的增多,我们惊讶的发现,韩国的“少子化”危机比日本还要严重。这也从上表可见一斑。红色的曲线近年略有上扬,而蓝色的曲线还在继续下坠……

“亡国灭种”的危机

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大卫⋅科尔曼曾在2006年撰文,将韩国列为头一个因人口减少而从地球上消失的国家。


韩国人 将要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

从这10年的趋势来看,科尔曼的预言正在变成现实。

2014年,韩国新生儿数为43.54万名,2016年,新生儿数减少到42万名,2017年又降至35.77万名。这个数字已经十分危险,不但首次跌破40万,而且跌速有呈加速度的趋势。

据韩国专家预测,今年韩国社会的妇女育龄期平均生育孩子个数将跌至0.9。这意味着不生孩子的女性将多于生育女性。

自二战结束后,一定规模以上国家和地区中出现“破1”情况只有两次: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统一后的东德地区。另一次是2010年台湾地区民众因生肖问题不愿生孩子。除此之外,在世界任何地方,从未发生过“破1”的事情。

专家计算,照此下去,2026年韩国将成为超老龄化社会,劳动年龄人口比现在减少218万人。从2031年起,韩国总人口将开始减少,到2065年将减少到4300万,2165年以后萎缩到1500万,最终归于“消失”。

低生育率也将使韩国的基层行政区划被依次抹去。韩全国82个郡(相当于中国的“县”)中,2016年新生儿不到300名的郡多达52个。庆尚南道的南海郡,新生儿为140名,而死者却有722名。如此,韩国目前全国所设228个地方自治机构中,将有1/3以上地区消失。

韩国专家惊呼,如果不加以干预,韩国要“亡国灭种”了。

韩国属儒家文化圈,“多子多福”“养儿防老”,韩国人曾经也很喜欢生孩子。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韩国新生儿总数一度保持在60万人左右,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问题怎么演变到这个地步?

韩国人 将要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

上世纪60年代,随着婴儿潮带来的社会压力增大。韩国政府创立家庭保健福利协会,推行柔性计划生育政策。那时提出的口号是“不节制的生育的后果就是乞丐”。

到了1966年,家庭保健福利协会展开“3.3,35运动”,正式提出“生育三胎”的标准,即三年三胎最晚生育到35岁。

1973年,韩国政府又提出“不分男孩女孩优育两个子女”的标语,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

到20世纪80年代,在人口高峰期出生的一代人达到生育年龄,韩国政府进一步加强人口政策,提出“优育的一个女儿比十个儿子更好”“我们就生一胎吧!”“两胎也多”“一胎就可以满足”等口号,将流产和绝育合法化,给接受绝育措施的独生子女家庭提供住房优惠和生活补贴。

万万没想到,韩国生育率下降速度比政策制定者的预期要快得多。1981年定下的7年之后实现的人口更替水平下降目标,才过了2年就已经完成。

与此同时,一胎政策鼓励了“要男孩”的风气,人口出生性别比开始出现失调。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韩国新生婴儿男女性别比达1.15:1。

随着国家初步实现工业化,国民收入大幅度提高,青年男女晚婚晚育的趋势开始出现。人口生育率偏低、出生性别比严重失调的问题日益突出。

1994年,韩国政府开始调整政策,放弃计划生育,转而倡导家庭健康和福利、鼓励妇女参与生产劳动、实现人口平衡分布。

又一个万万没想到,政策的转变并没有刹住出生率的不断下滑。2000年,韩国总和生育率降低到1.47。两年之后,这一数字又降低到1.17。

韩国政府这回真急了,由放弃计划生育转向鼓励多生育。2005年,韩国政府出台《低生育率和人口老化基本法》,2006年提出了“2020战略”,计划到2020年把生育水平提升到1.6。

为实现这个“2020战略”,韩国政府不可谓不花力气。

过去十年,政府共花费100多万亿韩元用于奖励生育孩子的家庭,对结婚、生育、子女养育各个环节给予相应鼓励。

例如,政府面向月收入低于一定水平的新婚夫妇每年提供5万套保障住房;为怀孕女性提供一定的产前诊疗检查费用;子女不满6岁时,女性可以有1年假期在家养育子女,期间每月可领取40万至50万韩元的底薪,并且雇主必须保留生育妇女的职位。

韩国人 将要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

一些面临“消失”危险的地方还嫌中央政府的优惠来得不够直接,纷纷往上加码。比如全罗南道海南郡就悬赏“生第一胎奖励300万韩元,第三胎开始全额支付医保费用,第四胎奖励750万韩元”。

为了鼓励人们多生孩子,韩卫生部甚至提出“熄灯造人”计划,每月一晚“熄灯日”,放员工早早回家“造人”,被民众笑称“韩国生育部”。

几十年前喊出“不节制的生育的后果就是乞丐”的家庭保健福利协会也转变风格打出亲情牌,在2004年搞了一次鼓励生育口号征集大赛,获大奖的口号是“爸爸,我一个人很孤单,我想要弟弟妹妹”。

但是,韩国政府显然高估了重赏和亲情牌的威力,低估了老百姓在现实面前的焦虑。到2017年,韩国的总和生育率已经降至1.06——“2020战略”,悬了。

花了百万亿韩元,为什么还拦不住生育率下滑?

绝大多数专家归因于这么几点:

首先是爸爸妈妈们不堪重负。

在韩国,1个孩子从出生到大学毕业的22年间,家庭需要花费3亿890万韩元(约190万元人民币)。如果按年平均,每个孩子每年要花费约1400万韩元(约8万6千人民币),而韩国1名公司正式员工(要在韩国公司谋到一份正规职很不容易,原因后表)年均工资为4100万韩元,也就是说,养育1个孩子1年的费用要超过年收入的1/3。

韩国人 将要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

这还不包括孩子上学之后的课外补习费用和将来的成婚费用。韩国号称“补习亡国(不是王国)”,全国小学生中参加课外教育的学生高达80.7%,这也是笔沉重的负担。

所以,韩国10年间花出的100万亿韩元,每年摊到每个孩子头上,只能说是杯水车薪,“毛毛雨”。

其次是妈妈们所遭遇的歧视。

沉重的经济负担,让传统上在家相夫教子的韩国女性也得出来工作和应酬。但韩国社会对育龄妇女有排斥现象,法律规定产假可以歇三个月,但很多妈妈三个月都歇不完就匆匆回来上班,经常听到的议论却是,“那么大年纪了,都两个孩子的妈了,还回来干嘛”。

韩国人 将要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

在这种氛围下,韩国职场母亲真正享受产假和育儿假的比率在60%左右,并且还在下滑。休了产假后重新上班的母亲近一半在1年之内离开岗位。

上班时间长,下班后要应酬无法正常照顾孩子,想把孩子托付给托儿所或幼儿园,不但费用高,而且时常发生一些事故或虐待孩子的事件。虽然韩国人传统上很爱孩子,但现实在逼迫他们割舍,这点对女性尤甚。

最后是生育观念的改变。


热门评论
我来说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