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笑话

加拿大的孩子怎么就不怕万圣节?

2017-10-31 20:54:50 来源: 作者: 点击数:
摘要:小时候,我对于骷髅头、骨骼骨架、心脏、大脑、肌肉等生理结构,有着极大的恐惧感。直到初中,开始接触到生理卫生课,那种恐惧感都没有缓解。乃至于翻书时不小心翻到一张相关的图,我

小时候,我对于骷髅头、骨骼骨架、心脏、大脑、肌肉等生理结构,有着极大的恐惧感。直到初中,开始接触到生理卫生课,那种恐惧感都没有缓解。乃至于翻书时不小心翻到一张相关的图,我都要吓的立马合上书、闭上眼睛,然后还是会害怕半天。

  虽然我胆子小,但也并不是个例,当时一些我的小伙伴和同学们,也是对正常的生理知识,有着极大的避讳与恐惧。胆大的男同学,更会故意用这些再配合一些恐怖故事来吓唬我们这些女生。这一情况,一直到了大学,我学了人体解剖等医学课程并实际观察了标本,才有所缓解。

  而加拿大的孩子,从小到大,每年一次,都暴露在万圣节各种装饰的环境之中。不得不说,其中有些乍一看还是很吓人的,比如后备箱伸出的一只手,一些人家院子里的恐怖娃娃装饰等。更有一些孩子,会穿着骷髅装饰的衣服,开开心心地过万圣节,走家串户地要糖果。

Capture.PNG

  不仅如此,在加拿大的科技馆里,小到三四岁的孩子,就会去玩人体结构拼图,其中的内脏和骨骼部分可谓形象逼真。小学一年级的孩子,在课堂上就能学到“心脏跳动向全身供血”和“如果大脑死亡了,人还可以活着;但要是心脏停止跳动了,人就死了。”等生理卫生知识。

  对比这两种情况,我仔细回想,我最初的恐惧感,基本上是来源于大人们讲的一些故事,或者偶尔不小心听到别人的一些不适合我当时年龄的谈话。而对于生理卫生的知识,除了初中课堂上寥寥几张纸的讲解,还因为各个老师的自由发挥而程度不同,在我小时候根本没有接受过科学的教育。越是只听过只言片语的负面信息,越是容易产生恐惧的心理。

  而现在加拿大的孩子们,是把科学当做很有意思的一个活动来学习并参与的。他们会兴致勃勃地动手去组合身体的各个部分,也会开心地复述并讲解学到的内容。至于万圣节,更是一个化妆游行、舞会和糖果盛宴,当孩子们自己动手去雕刻南瓜灯,乃至去布置一些看起来比较瘆人的万圣节装饰时,他们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一些节日的游戏,而并不会联想到一些让他们害怕的事情来。

Capture.PNG

  但这里也有一个前提,孩子们不能已经听过一些不适合他们年龄的恐怖故事,不能把万圣节及生理知识和那些恐怖故事关联起来。这其实涉及到近年来的一个观点,就是不给孩子讲一些会令他们害怕,并产生心理阴影的故事。直到今日,我还清晰地记得,《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西游记》等我们这些八零后普遍会接触到的故事,其中的一些情节当时真把我吓得不敢入睡。

  加拿大的孩子们,相信童话,相信圣诞老人,相信牙仙(Tooth Fairy)。相信每年的圣诞节,圣诞老人会坐着驯鹿拉着的雪橇,挨家挨户给每个小朋友送礼物。也相信当他们的乳牙掉了之后,只要放在枕头下面,牙仙会在半夜把牙齿拿走,并放上送给他们的硬币或礼物。他们也知道鬼(Ghost)和怪物(Monster)的概念,但就我所知,身边的孩子们只是觉得这些是坏家伙(Bad Guys),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恐惧。

Capture.PNG

  所以我想,所谓恰到好处的教育,其实是给孩子过滤掉不适合其年龄的负面信息,可以告诉他们,这个世界并不尽善尽美,但不能在他们小小的心灵上留下阴影。

樱乐兮,一个倔强的老少女。心不灵手不巧,没有厨艺家务糟糕。最大特点,好读书,不求甚解。全日制学生21年,国内IT女民工。时时感恩平淡时光中的各种小确幸,常常惊喜于“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异国他乡,愿以文字,给予慰藉,给他人,也给自己。


热门评论
我来说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