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北美新闻

【北美信息网】1、北美最新疫情 2、美国女郎跟随假乐队巡演捞金的神奇故事 3、《我的六月》

2020-06-05 21:50:18 来源: 作者: 点击数:
摘要:1、北美最新疫情通报1)加拿大疫情,截止6月5日(加东时间)11:30,共感染新冠肺炎上升至94325例,今日新增599例,死亡增至7702例。其中魁北克省增至52398例,今日新增255例,死亡4935例。2)蒙

1588471198127072.gif

赖丹如最新版gif (1).gif


1、北美最新疫情通报

1)加拿大疫情,截止6月5日(加东时间)11:30,共感染新冠肺炎上升至94325例,今日新增599例,死亡增至7702例。其中魁北克省增至52398例,今日新增255例,死亡4935例。

image.png

2)蒙特利尔疫情26025例,死亡增至3047例。魁北克各地死亡年龄比例和感染年龄比例如下表

1591370617583037.png

3)美国最新疫情截止6月5日(加东时间)11:30,共感染新冠肺炎上升至1915159例,死亡增至109674例。

image.png


2、美国女郎跟随假乐队巡演捞金的神奇故事

辛德曼

杰西卡·辛德曼(Jessica Hindman)是美国一名年轻的小提琴手,但她却有着不寻常的音乐人经历。

辛德曼擅长演奏古典音乐,确切地说,应该是擅长模仿演奏古典音乐。

辛德曼在去年出版的《Sounds Like Titanic》(意译:听似泰坦尼克)回忆录中,讲述了自己在2002至2006四年中跟随假乐团演出的经历。

辛德曼在乐队中担任小提琴手,他们的乐队曾经在商店、礼堂、慈善机构等许多地方演出。

他们出镜、上电视,不但在美国各地演出,甚至还在全球巡演,其中包括中国。

作曲家

A maestro conducting an orchestra

书中神秘的“作曲家”是一个多层面的人

在这四年中,辛德曼不但赚足了钞票,不再为经济担忧,还从未被人揭穿过。

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其幕后策划人,一个神秘的作曲家。

但辛德曼在书中并没有公开他的身份,自始至终称此人为“该作曲家”(The Composer)。

辛德曼之所以同意这样做,主要是被经济所迫。

辛德曼对BBC表示,回忆录的目的并非要揭露这个作曲家的身份, 因为这种事在音乐界时有发生。

但辛德曼的确是一名接受过古典音乐训练的小提琴手。

记者

辛德曼在等地铁

在纽约时,辛德曼要兼两份工、甚至曾出售卵子

问题是辛德曼不想再搞音乐,她决定转行做记者。于是,她进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主攻中东问题研究。

为了凑齐学费,辛德曼不得不做两份兼职工作。当时(2002年),她才21岁。

一天,她在学生的网上论坛上看到一则广告,寻找能在乐队中熟练演出的小提手。

辛德曼去应聘,并轻而易举地拿到了这份工作。她甚至不需要经过面试、演奏曲目。这让辛德曼感到有点蹊跷。

辛德曼学过13年小提琴,但从未参加过专业演出。

然而,这份工作的报酬很好。因此,辛德曼还是决定接受挑战。

很快,辛德曼就认识到,其实根本不需要她去做现场演奏。跟假唱一样,她只需要跟着事先录好的唱片装模作样地演出就可以了。

古典音乐

辛德曼(左三)学过小提琴

辛德曼(左三)学过小提琴

该乐团的负责人,也就是前面所说的那个作曲家对他乐团演奏者只有一个要求:年轻、新人。

他需要的就是这些新人在观众面前“演奏”完美的音乐。他们还在现场音乐会后销售CD唱片,这些CD经常非常抢手。

辛德曼说,观众真的非常喜欢这些音乐,只不过他们不知道这些音乐并非是现场演奏而已。

这些音乐是由专业音乐人在录音棚中事先录制好的完美作品。

辛德曼认为,假乐队的“作曲家”其实是找到了市场的一个缺口,并利用了这个机会。

辛德曼表示,否则没有多少人会去听古典音乐,觉得古典音乐会的门票太贵、场合太正式等。

而这个“作曲家”用几个年轻的亮男俊女为观众“现场演奏”古典音乐,也算是对古典音乐的一个"贡献"吧。

观众也的确喜欢听,但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而已。

法律

乐团

辛德曼表示,假乐团帮助把古典音乐介绍给普罗大众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用事先录制好的音乐表演并不非法,有时甚至主流音乐人也这样做。

例如,2009年1月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总统就职仪式上,由著名大提琴家马友友率领的乐队就使用了事先录制好的曲子,因为他们担心当时的寒冷天气有可能会导致乐器走音甚至损伤乐器。

但是,辛德曼承认,这样做有损于自己的精神健康。

辛德曼说,有许多优秀音乐人迫于生计走这条路令人心酸。

名誉

Jessica Hindman bio picture

辛德曼现在大学教授创意写作

由于到处演出赚钱,辛德曼也小有名气,特别在她的家乡,美国东部阿巴拉契亚山脉的一个贫穷小镇。

有时,辛德曼会收到父母和熟人发来的赞美短信,说他们在电视中看到她的演出了。这会让辛德曼感到内疚,因为她无法告诉他们真相。

在他们眼里,辛德曼成为在大城市中出人头地的佼佼者。 这也让辛德曼倍感压力,觉得自己跟“作曲家”一样虚伪。

为了应付工作压力和全国巡演的旅途辛劳,辛德曼开始对可卡因和安非他命上瘾。从此,她的精神健康进一步恶化。

在旅途中,辛德曼还经常会发生急性焦虑症(也称惊恐发作,panic attacks) ,直到她离开乐团,搬回父母家。

那一年,辛德曼26岁。

后来,辛德曼找到了一份秘书工作,这份工作可以让她免交大学学费。

《泰坦尼克》

辛德曼说,“作曲家”的作品中有一部分是从电影《泰坦尼克》音乐中“借”来的

一些美国媒体称他们知道那名“作曲家”的真实身份,但却从未得到证实。

辛德曼表示,为了写回忆录也曾跟以前的一些同事联系过,但从未再跟“作曲家”说过话。辛德曼说,“希望他不要介意我的书。”

自从2014年起,辛德曼开始在北肯塔基大学教授写作。

辛德曼表示,自从回忆录出版后,那名作曲家也未与她联系过。有人告诉她,他仍在带团巡演。

但辛德曼表示,这次,团里的音乐家们似乎真的是在现场演奏......


3、《我的六月》

           

作者--吴涛


即使整个的春天

只有一朵鲜花绽放

我的六月

就不会凋谢


纵然全部的声音

只剩下一声叹息

我的六月

就不再孤寂


劳伦斯河奔腾的激流

都是盈满泪水的你

我的六月

是那只迷途的座头鲸

悄然来临又终将离去


这个特殊的六月里

隔着口罩的我

再也亲吻不了

你热切的呼吸

感受不到

手套里包裹的

六月的手臂


我的六月

被你深深藏起


(2020年6月4日于蒙特利尔)


热门评论
我来说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