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蒙特利尔老冯系列报告文学:《我们的移民故事》

[复制链接]

 积 分: 417
 级别: 中级会员
 UID:  3495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19 08:06:01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移民故事》之八:

心安处,即是家,余莉的故事

文/蒙特利尔老冯

余莉,大学外语系毕业,做过大学老师,电台英语主播。

1998年9月移民加拿大,翌年在加拿大广播学院学习英语播音、配音等课程并获得播音专业证书。在外贸公司,多伦多多元文化电视台CFMT工作了一段时间后重新回到学校学习传播学并取得硕士学位。2004年年底回国,现居北京,任知名英语杂志《英语沙龙》编委会主任,还开设了自己的针对中小学生英语阅读与写作教学工作室。余莉在温哥华有自己的住所,她说退休后她还是会回来的。




我和余莉很早就认识。


我们在同一所大学读书,她小我两届,她读外语我读中文,我们算是同学,后来我们又在同一所音乐学院当老师,她在基础部教英语,我在师范系教教育学,我们算是同事,再后来她去了电台成了英语主播,我去了报社做了纸媒编辑,我们算是同行。再再后来我们都是以编辑的身份递交申请并成功移民加拿大,我们算是同路人。



余莉的英语非常好,你闭上眼睛听她朗读一段英语文章几乎听不出来那是一个“外国人”在用“外语”朗读,整个就是一母语为英语的播音员在朗读。《英语沙龙》杂志的的音频朗读者男声是一个加拿大白人,女声就是加拿大华人余莉。


1986年大学毕业后余莉被分配到一所中专学校当英语老师,91年调到沈阳音乐学院在外语教研室从事外语教学工作,这期间也在电视台帮忙做些译制片的翻译工作,同时还兼职在一些教育机构教英语口语课。她的一个学生的家长是某电台的台长,他发现余莉的音质很好,英语发音标准,就问她想不想去电台工作。那时正是电台直播节目大热的年代,那家电台正好需要一名英语节目的主播,于是她就去应聘了。虽说是台长推荐,但招聘的决定权在某大学外语系的教授们手里。笔试,教授们瞪着眼睛看,录音,教授们闭着眼睛听,最后一致拍板:就是她了!


余莉被录用了,她兴奋了很长时间。余莉说播音是她儿时的一个梦,她说17岁那年经学校推荐她参加了“北京广播学院”(现在的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的招生考试,初试复试都过了,但政审时被拿了下来,因为父亲的家庭出身不好,爷爷是个资本家。资本家这个词现在听起来颇有些令人羡慕,可在那个年代资本家就是反动派的代名词,是要批倒批臭的,还要踏上一万只脚让他们甚至他们的后代永世不得翻身的。



我问余莉:你那么喜欢这个职业,把它当成一个梦想,梦想成真了,从物质上来说当时电台的待遇不错,从精神上来说那会儿的直播形式也轻松愉快,怎么就想起来要移民了呢?


余莉说她上大学那会儿就有过将来要出国读书的想法,因为学的是外国语言,外国文化,当然想有机会能出去看看。还有,所谓的梦想成真过后就是实实在在的工作。起初还有些新鲜,还有些挑战,时间久了,业务熟了,工作期间轻松愉快,工作之余吃吃喝喝,内心深处反倒有种危机感,总想着应该再学些新的东西,不能这样下去。一个偶然的机会一家移民公司搞了一次移民推介讲座,余莉也去了,听着也动心了,当场就把自己的情况跟公司说了,让他们看看自己的条件是否可以移民。工作人员说NO,余莉不死心直接问洋老板,洋老板仔细查看了有关移民要求的材料后说YES。于是余莉就开始办了,但她没找那家公司而是托朋友直接找了一家加拿大本地的移民公司,她说在加拿大办理移民收费要便宜很多。


1998年9月,余莉独自一人到达多伦多,她来的身份是移民,来的目的却是留学,由于没赶上秋季入学季,所以几个月的时间她只是东转转西转转,就是为了解这个城市,这个国家。很多人不理解她为什么不急着打工,她说反正她是来读书的,也有些积蓄,并且迟早要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还不如趁着刚来没什么事儿多了解了解。她说她那时走在街上,见店铺就进,见人就打招呼,很快地她对这个城市有了初步的印象,也把在国内所学的中式英语转化成了加拿大英语。1998年年底余莉回国,如果说她这次独自一人来加算是短登打前站的话,那么接下来丈夫跟单位请好了假,家里的事情也安顿好了,两人应该算是正式移民加拿大了。




1999年1 月,余莉在加拿大广播学院学习播音,很多人还是不理解,因为大多数新移民都会选一个容易找工作的专业来学习,而余莉学播音只是因为她喜欢。毕业后余莉没有找到相应的工作,便去了一个朋友的朋友开的外贸公司上班,接接电话,记记账,工作轻松,收入也不错。但她还是想继续学习,学些什么呢?对于绝大多数新移民来说会计、电脑、编程、网页设计等都是将来找工作的热门专业,可余莉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传播学。传播学涉及许多公共关系的内容,仅靠死读书是学不来的,所以余莉在学习期间也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她曾帮着新民主党市长候选人参加多伦多市长竞选(主要帮助候选人写中文竞选稿子,参与宣传策划,翻译有关竞选材料,争取华人社区支持),在互联网刚刚火起来的那几年还和几个美国朋友注册了一个中文网站,余莉负责新闻版面。







回国前余莉一直在一家公关公司工作,这期间她有了孩子,与很多国内的人希望把孩子尽早地送出去让他们在国外接受教育相反余莉却选择带着孩子回了国。


她曾写过一篇题为《我为何从加拿大带孩子回国就读》的文章发表在《中国妇女报》上,当时在海内外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和争议。文章提到:“在加拿大时,曾遇到的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我的一个女性朋友,二十几岁就随老公陪读到加拿大,先后生了两个孩子,孩子生长在加拿大,期间回国也就是短暂停留,对中国和自己的姥姥姥爷没什么印象。朋友的妈妈偶而去加拿大探亲,偶尔也会帮助女儿照看两个孩子,看到他们有什么做的不妥的地方也像所有的中国姥姥一样责备或批评一下。可小孩子却不以为然,眼睛翻了翻,不满地嘟囔着不要这个”Old Chinese lady“(中国老太太)来管。我在一旁,看在眼里,心里有些凄凉。孩子没有和这个本是有着深深的血缘关系的亲人一起生活过,自然感情淡漠,更可悲的是孩子们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也少了感受更多的爱的机会。“


“ 让孩子在亲人中间长大,让孩子从小学习中国的语言文化。”余莉一直有这样一个想法。




余莉选择回国除了孩子的考虑,也有对父母的牵挂。2002年余莉回国老爸送行时老泪纵横的画面让她难忘,老爸的一句:“见一次少一次”的话语都深深地装在了她的心里。


2004年年底,余莉全家回国,先是去了上海,后又到了北京。去上海是因为丈夫在复旦大学的建筑设计院找到了工作,去北京则是因为那时父母已随弟弟在北京定居。随后丈夫便从复旦大学到了北京大学,还是在建筑设计院工作。由于孩子小,余莉希望有一个弹性的工作,可以兼顾到孩子,于是她和朋友成立了一家文化公司,为企业做电视晚会和专题节目,她本人也承担英语专题片的配音工作。后来她又以制片人的身份为驻京的一家美国电视台工作,做些中国文化类的英文节目在美国播出。随着孩子渐渐长大,英语教育提到议事日程。为了给孩子找一个合适的英语班,余莉便在北京四处听课考察英语机构的教学,曾经做过多年英语教师和新闻 主播的她对英语教学有着与同当时许多教育机构不同的理解。最后在身边同事和家长的怂恿下,决定自己租教室开班授课。她研究了不同的英语原版教材,借鉴英语为母语的儿童英语教学方式并结合中国孩子的学习状况编选教材,自己亲自上课。她的学生由最初的几个到后来几十个,现在全国很多英语大赛的领奖台上都少不了她的学生的身影。余莉也被新浪网等北京其它几家媒体联合推荐授予“京城魅力教师”的称号。几年前老牌的英语杂志《英语沙龙》和美国合作,他们聘请余莉做编委会主任。余莉提出增加英语原版阅读的想法,她认为很多英语文章是无法准确地翻译成汉语的,常年的英译汉的教学方式教出来的英语难免有中式英语的缺憾。改版后的《英语沙龙》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英语爱好者。



余莉十分满意目前的生活状态,每天忙着自己喜欢的工作,闲暇时参加些社会活动,会朋友,陪家人。最近她正在积极筹备线上教学以满足更多的希望上她的课的家长和孩子的学习愿望。余莉说,移民的身份,其实就是给你多了一种安排生活和工作的可能性,无论居住证哪里,只要喜欢,并享受自己做的事情就好,心安处,即是家。



使用道具 举报


 积 分: 320
 级别: 版主
 UID:  3552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19 23:09:18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使用道具 举报


 积 分: 5128
 级别: 论坛元老
 UID:  2768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21 18:39:31 |显示全部楼层
把兴趣当成职业,何其幸运
沉静简单,真水无香。

使用道具 举报


 积 分: 1435
 级别: 版主
 UID:  3476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22 08:12:45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肥而不腻

使用道具 举报


 积 分: 417
 级别: 中级会员
 UID:  3495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28 23:47:57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移民故事》之九:

携汉语闯天下,晓丹的故事


文/蒙特利尔老冯


晓丹,山东大学硕士,复旦大学博士,出国前在某外国语学院的汉学院任教,从事汉语对外教学工作,2002年移民加拿大,她先是在一家中文国际学院就职,任汉语老师,同时也做些中外文化交流方面的工作,两年后离职,其后在各类中文学校,社区学院当老师讲授汉语课程,有时也做私人家教,2012年开始在加拿大的一所知名大学工作,现为大学的汉语教师,工作之余也做一些加拿大华人历史方面的研究工作。

xin_080803210912115210145.jpg

       多年前我以报社编辑的身份成功移民加拿大,当时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文科生、报社编辑还可以申请技术移民?我跟他们说这算不了什么,我有一个朋友是以汉语文凭以及汉语教学经验递交移民申请并且通过的,移民后也一直是以汉语为教学技能谋生的,现在人家还是加拿大一所知名大学的汉语老师呢!
       我说的这个朋友就是晓丹。

       准确点儿说晓丹是以语言学家的身份提出移民申请的,据说在当时这个职业每年只有一个配额,可就这么稀缺紧俏的一个名额很多人却不知道,通常也就没人申报,以晓丹的学历资历申请了自然也就比较容易地通过了。

       晓丹是我的学妹,小我两届,读本科时我们同在一所大学的中文系读书,晓丹还是我老婆的同班同学兼闺蜜,所以作为准家属上大学那会儿我们之间就比较熟。本科读完后晓丹去山东大学读研,专业是中国文学批评史,毕业后晓丹在某外国语学院汉学院教授对外汉语课程,她是比较早的那拨通过考试拿到对外汉语教学资格的人之一。1998年晓丹遭遇婚变,作为学霸她疗伤的方式是去上海复旦大学读博士,还是中文系,还是批评史。读博期间在热衷办理加拿大移民的室友的鼓动下,晓丹也递交了移民申请手续。2002年2月晓丹独自一人登陆加拿大,几个月后把儿子也接了过来,开始了全新的移民生活。

images (3).jpg

        晓丹比我们那个时代的大多数新移民要幸运得多,也许这不是幸运的问题,而是实力的问题,反正她没有我们那种在饭店、衣厂、或者工厂等打体力工的经历。一落地晓丹便在朋友早已帮忙联系好的一家中国人开办的国际学校工作。学校业务广泛,包括针对加拿大本地人的汉语水平培训及考试,针对中国留学生的英语辅导,以及中国文化对外交流等等。晓丹的工作还是教“老外”汉语。初到异国他乡就能找到这种既体面又属于自己专业的工作这听上去的确十分令人羡慕,但晓丹说这个工作也只是听上去不错,实际上很累,收入也很低,一年也就是2万加币左右,并且家族式的管理也使人工作起来不那么愉快,所以不到两年的时间当初的那批工作人员差不多都走光了。晓丹是在干满两年后离开的,从那以后晓丹便开始四处“打零工”,在2004年到2012年8年的时间里,晓丹往返于各个中文学校、社区学院以及其他开设中文课程的机构上课,甚至还去一些老移民的家里去给他们的孩子做汉语家教。有时她一天要跑三个不同的地方,给三个不同的学校上课,按她自己的话说劳动强度一点儿也不比打体力工轻松。这期间,她还帮着一所大学的一位研究中国文化的汉语通教授做过一些翻译工作。那位洋教授虽然中文不错,但牵涉到中国的历史文献方面的问题他还是搞不懂,晓丹便帮忙翻译,甚至可以说是指导。

       提到那段经历晓丹说:“请我做翻译的那位女教授或许想不到她是在我那些年奔波时唯一能够企及到人生最高实现的一丝悬线,似乎真实得可以触及又脆弱得难以企及,幸运的是我最终回到了高校,不然,她的存在将是我永远的一个梦境,又是我现实的残酷参照。”

jpeg.jpg

       学汉语,教汉语,一直把汉语教到海外,晓丹说这一切也不是刻意而为。实际上落地加拿大以后,为了学个一技之长,晓丹曾经在一所学校学过半年的插花课程,甚至毕业后在一家花店干过几天,当时的老板还想把花店卖给她,晓丹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单身一人还带个孩子做这种凡事亲历亲为的小生意不大现实,就没买。后来听说牙医助理这个职位比较容易找工作,晓丹还报名在一所中国人开办的技术培训学校学习过一段时间。说来那家学校也够胆儿大的,牙医助理学科专业的教学执照还没办下来就先招生上课了,结果学生招来了,老师请来了,课开起来了,最终这个专业的执照还是没有批下来,这个课程也就不得不半途而废了。退学费当然校方不情愿,作为补偿他们就让晓丹免费再选其它的课程学习,于是晓丹又学了一年的幼儿教育。
        直到2012年正式在大学工作,她的生活才渐渐地稳定了下来。

        据晓丹介绍说她任职的那所大学开设有很多和中国文化相关的课程,汉语语言课,中国文学课,中国戏剧,中国电影,甚至还有中国古典小说以及中国古代汉语等课程。因为这类课程都从属于大学里的人文课(我们通常称作共同课),而人文课也是必选课,是可以算做学分的,所以很多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本地学生、移二代、和国内来的中国留学生都会选修,所以学校的中文教学气氛也比较活跃,自然像晓丹这样的教汉语的老师们的工作也是相当稳定的了。

        身在海外我当然对汉语热深有体会,可我对汉语热的理解一直停留在国外的很多大学都会开一些简单的汉语课程,很多老外都会几句“你好“”再见“”我爱你“之类的简单句子。在人口不多,行事低调的加拿大,仅在一所大学就开了这么多门和汉语相关的课程是我没想到的。美国的汉语热我倒是早有耳闻,听说现在美国很多城市的中小学甚至幼儿园都设有汉语课。我的一个在底特律一所中学教汉语的朋友跟我说:几十年前美国陆续出现过俄语热,日语热,现在中国崛起了,当然汉语就热了,她说她太希望祖国永远强大下去了,因为对于像她一样在国外从事汉语教学工作的海外华人来说这不仅仅是自豪感,荣誉感的问题,还是实实在在的饭碗。

        我问晓丹像她这样教汉语的大学老师的收入是多少。晓丹说她是按课时付钱,多上课多收益,少上课少拿钱,再扣除失业金养老保险以及各种税赋等实际能拿到手的钱也就是几万块,过起日子来还是紧巴巴的。这几年晓丹除了买了个自己住的房子外又买了两个CONDO(类似于国内的公寓住房)用来出租。虽说收入多了些但还款压力也不小,不过这几年加拿大房屋市场行情火爆,买到手的物业早已增值,用它们来养老还是绰绰有余的。

        工作、生活稳定下来了,业余时间晓丹开始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近几年她开始研究加拿大华人的历史,不是泛泛地研究华人劳工史或者是华人移民史,而是一些更精准的课题,比如几年前她发表了一篇文章,专门探讨早期国民党在北美的活动以及孙中山和洪门的关系之类的问题,并由此对那段历史产生兴趣想了解更多的100年前国民党在加拿大的活动的史料,为此她跑遍了加拿大各大图书馆,甚至加拿大国家档案局。她说她研究这些完全是个人的兴趣,也想做些有意义有价值事情。

p02bxmn3.jpg

       最后说说晓丹的儿子。
       晓丹的儿子十分优秀。其实我身边很多朋友的孩子也都很优秀,有到谷歌上班的,有去微软工作的,有做牙医的,也有做律师的,但晓丹的儿子竟然在大学同时学习眼科和大提琴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专业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晓丹的儿子七八岁开始学习大提琴,多年下来一直坚持练习,进入大学校门扔不放弃,秋冬两季在医学院学习主科(眼科),夏季在艺术学院学习艺术(大提琴),目前晓丹的儿子早已经拿到了大学音乐系的学士学位,业余时间作为首席大提琴还会和一些乐团参加些演出活动。而眼科专业仍然在读(学医通常需要八年)。

       我问晓丹:当初你一个人带个孩子在一个陌生的国度辛苦打拼是靠着怎样的一种力量走到了今天,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又把孩子培养得这么优秀的?
        晓丹说:其实辛苦和动力是并存的,当时所有的付出都有个绝境求生似的意志力在要求自己,为了孩子为了家,我要把责任担起来。说到培养孩子嘛,实际上我也没怎么多管他,要说教育可能主要是身教吧,记得儿子在上了大学以后曾说过我对他的影响,他只说了一句话。
        他说:  你一个女人能做到的,我一定也能做到!

使用道具 举报


 积 分: 1435
 级别: 版主
 UID:  3476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29 13:37:09 |显示全部楼层

肥而不腻

使用道具 举报


 积 分: 168
 级别: 菜鸟会员
 UID:  14068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1 21:18:15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使用道具 举报


 积 分: 417
 级别: 中级会员
 UID:  3495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07:47:24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移民故事》之十:

赌场工作的中国人,Fanny 的故事


Fanny1999714日登陆加拿大魁北克,到达一个星期后就找到了一份电话销售的工作,干了三个月,然后去“COFI“(政府为新移民提供的法语培训课程)学习法语,学习结束又在一家牙医诊所谋到了一份秘书工作,一年后去魁北克大学学习法语写作,2003年应聘到魁北克一家赌场做
VIP
客户管理工作。目前Fanny的工作状态是每两周工作7天,每两年半休息半年。

images (3).jpg


        世界很小。我和Fanny的认识,准确地说是我老婆和Fanny老公的异国相逢纯属偶然。

        多年以前,我刚刚卖了我的第一个便利店,便回国度假去了,因为孩子还在上学,所以老婆就和孩子在家留守。有一次有一个生意在卖,地产经纪同时领着几伙人一起去看,当时我老婆和我们的一个朋友也在其中,说话间朋友喊老婆的名字,被身后一个男士听到了,那位男士走过去问老婆:“你叫XX?”老婆说:“对呀。”男士说:我是XXX,我们是一个大学中文系的,我小你两届,你是我师姐。“  那个男士就是老李,也就是本文主人公Fanny的老公。老李的经历和我差不太多,开过几个便利店,现在和朋友合伙开酒吧,倒是Fanny的赌场工作经历让我很感兴趣,就写写她吧。


        1988年Fanny大学外语系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北方某城市对外经贸委上班,一直工作到1999年移民加拿大。如果问外语系毕业的人为什么出国好像有点儿多此一举,我印象当中我们那个年代外语系的毕业生多数都出国了,就像Fanny,上学时学的是英美语言文学,毕业后又从事对外经贸工作,每年都要出国,再加上当时国内的经济状况不那么发达,有机会想出去看看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所以当Fanny听说加拿大政府招收技术移民时,便开始行动起来。Fanny也没找什么移民公司,申请事宜都是自己办理。Fanny来过魁北克两次,在这儿也有熟人,加上上大学时二外学的是法语,所以就直接办理魁省移民,申请的移民类别是“经济顾问”。Fanny的运气不错,97年年底递交的材料,99年年初获批,99年7月14日全家登陆。


       Fanny和我身边很多吃尽“洋插队”苦头的移民们不一样,她可以说是一帆风顺。

       一落地Fanny一家就被从前的一个老外朋友接到他的百万豪宅小住了几天,随后那个老外又帮着他们租了个地点、环境都不错的房子。由于语言好,以前又经常出国,在魁北克还有几个朋友,所以“适应”一词对Fanny来说要简单的多。登陆一周后Fanny就在报纸广告上找到了一个电话销售的工作,收入不高,6.99/小时,差不多是当时的最低工资,不过工作倒是很轻松,就是打电话推销产品。干了几个月Fanny觉得要想在以讲法语为主的魁北克省站住脚还是得学好法语,虽说上大学时二外学的是法语,移民前也简单学了些,但还是远远不够,于是Fanny又去COFI(法语培训课程)学习。通常COFI课程是十个月,但Fanny基础比较好,就直接从后三个月开始学。毕业后她在一家越南华人开的牙医诊所找到了一个当秘书的活儿,招工时诊所要求应聘者要会讲英语、法语和广东话,Fanny的英语没问题,法语也能应付,广东话却一窍不通,她答应老板尽快找班学习广东话,这样才被录用下来,工资一小时10块。工作期间Fanny还真的找了个班业余时间学了几周的广东话,由于诊所的很多客人都是讲广东话的,Fanny边学边练,很快就能用广东话接待客人了。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虽说牙医诊所秘书的工作还算轻松,对新移民来说工资也算过得去,Fanny还是想提高自己,她觉得自己法语口语交流可以了,动笔写还是不行,工作了一年后她便从牙医诊所辞职又去魁北克大学学了三个月的法语写作。


20130919-IHH-slide-IKIH-master1050.jpg


       这期间Fanny和她的一个老外朋友参加了魁人党组织的一个Party,在party上Fanny的朋友介绍她和LOTO-QUEBEC(魁北克省博彩局)的一名高管认识,后来那个朋友还特意带着Fanny去了趟那位高管的办公室。几句寒暄后朋友对博彩局高管说:“你看,我的朋友Fanny是从中国来的新移民,语言好,人又勤奋,能不能帮忙在你这儿找个工作啊?“ 高管笑了笑,转过身对Fanny说:”你准备一份简历吧,我可以帮你递上去,但也只是递上去,因为招聘的事儿归人事部管,他们有着一套严格的聘用制度,对了,你对我们这儿了解吗,要应聘的话你想到哪个部门?“ 实际上Fanny对魁省博彩局的业务范围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魁北克省的赌场都归博彩局,就说:“我想去赌场工作。”


       有了这次见面Fanny在以后的日子里更加努力地学习法语,等待机会。一年后赌场招人,Fanny被通知去考试,先是英语、法语测试,然后是面试,接下来是全面的体检,再后来是严格的背景调查,甚至还要去警局打指膜。Fanny说她应聘的是赌场VIP客户管理工作,所以除了语言以外身体健康,“思想纯洁”也是必须的条件。身体健康当然是指不能有什么疾病,更不允许有吸毒的历史,“思想纯洁“是指见利不能忘义,见钱不能眼开,更不能有犯罪记录。工作以后Fanny才知道,在赌 场做VIP客户管理工作每年经手的送给客户的礼品很多且价值不菲,稍有思想意志不坚定,动动心眼就会犯罪。


        2003年6与16日,经过层层筛选,Fanny成功应聘,开始在魁北克的一家赌场工作,工作职责是VIP客户管理,她是赌场当时唯一的一个亚洲人。

        Fanny每天的工作就是服务好VIP客人,她负责的客人有一百多个,每个人的兴趣、爱好等个人情况她都要烂熟于心,如果客人的家里也支持客人来赌场娱乐的话,她还要对客人的家庭成员的状况有所了解,甚至客人家里的重要的日子也要记住,以便在适当的时机送上适当的礼物来沟通关系增进感情。送礼物也不是件简单的事,给客人惊喜是非常重要的。Fanny说在与客户的交往中你不能问他们喜欢什么,但你要在接触中了解他们喜欢什么,而又要佯装不知,这样在他们的生日或其他什么重要的日子里你送出的礼物便会带给他们惊喜。说起具体的工作流程Fanny说她每天上班先要查看邮件,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工作“指示”,公司近期有没有什么“促销产品”,哪个客人要过生日了,要准备个什么礼物和惊喜?要陪哪几个客人去打高尔夫球,打网球,或是去哪里看什么大型的比赛以及演出等等。一个小时的线上工作做完后她便拿着内部手提电话四处活动,她要知道今天哪些客人来赌场了,在什么地方,在玩什么,要过去打个招呼,看看需不需要什么服务。  

   

0.jpg


        Fanny在外面工作,老李也没闲着。

        登陆加拿大不到一年,老李花几万加币从一个意大利人的手里买了个便利店,店不大,店里也就没请人,两口子自己做,那时Fanny下了班或者是放了学就直奔店里换老李回家做饭吃饭,然后老李再把她的饭带到店里,两人吃完饭一直在店里待到关门一起回家。付出也有回报,小店接手3年营业额翻了一番,当然卖店时价钱也跟着翻番。后来老李又陆续买过几个便利店,还开过一个烟店,但那时Fanny已经在赌场工作了,店里的事儿管得也就越来越少了,老李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买了卖,卖了买,干一段时间休息一段时间。


       Fanny现在工作起来早就得心应手了,每两周工作7天也不算累,每两年半休息半年一家人更是飞来飞去满世界地转。一年前老李和朋友合买了个酒吧,两家轮流打理,换着休息,闲暇之余老李园子里沾花惹草,书房里写诗作画,对了,老李的古体诗写得那叫一个炉火纯青,他的油画画得也非常不错,据他说画画是跟女儿学的。


        老李的女儿是蒙特利尔大学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现在是名医生。画画纯属业余爱好。



使用道具 举报


 积 分: 417
 级别: 中级会员
 UID:  3495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4:43:02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移民故事》之十一:

  命自我立,老汤的故事

文/蒙特利尔老冯

老汤,美院油画系毕业,2001年4月移民加拿大落地蒙特利尔,后移居渥太华,先学法语后打工,2003年女儿出生,老汤休了10个月的带薪父亲假,闲暇之余便开始教小孩画画,从最初的几个学生到现在的几十个学生,老汤已然成为名副其实的汤老师。教学之余老汤自己也在家作画,偶尔也有作品卖给画廊。 不久前老汤牵头和几个朋友搞了个规模不大的书画展,轰动不小。

      我和老汤属于一见如故的朋友,不仅因为我们生性都比较简单随和,还因为在未曾谋面之时我对他的二三事便有些耳闻。


       作为魁北克省移民很多人都有过在政府资助的培训机构学习法语的经历,老汤也不例外。那时我常听老婆提起他们班有个画画出身的移民,姓汤,人很友善,随和风趣,就是法语学得比较吃力,连老师的名字都记不住,经常把老师伊莎贝拉叫成伊丽莎白,并且完全是中式发音,让我想起中国北方的一种叫做伊丽莎白的瓜。老婆还提起一向性情随和的老汤有一次竟然很生气,原因是考试结果出来后他发现有一门功课他得了59分。差一分就及格了,这不是成心和人过去不吗?那门课的任课老师正是被他叫做伊丽莎白的伊莎贝拉老师。当然老婆说的更多的还是有关老汤的正面传说,说老汤画画得很好,来加拿大不久后还考取了街头画画的“上岗证”,说人家在旅游景点给游客画肖像一天就能挣好几百块加币。后来就这事儿我还真问过老汤。老汤说刚来蒙特利尔时他的确带着作品去市政府申请过牌照,当场还有个绘画考试。专业方面6个评委给了他打了98的高分,但因为他从没有过在公共场所给人画像的经历,所以经验分为0,于是他的街头画画的地点就被分到一条不那么繁华的大街,而不是他一心想去的风景如画游人如织的蒙特利尔老港,所以最后他就没去,一年400加币的牌照费也就白交了,他说如果在老港,一天赚个三四百加币不在话下。


        老汤五岁学画,七八岁时作品便在国内外各种展赛中屡屡获奖,最值得骄傲的是他的一幅画还被做为教材收录在当时的全国小学美术课本里。初中毕业老汤在工艺美校学习三年,三年后被分配在一家玻璃厂当工人,后来他又考上美院学了四年油画,毕业后总算是干上了和所学专业“沾边”的工作。他先是在一家台湾人开的软件公司工作了一年,做动漫设计,后来又跳槽到一家新加坡人开的软件公司干了一年,还是动漫设计,再后来他辗转到一家中美新(新加波)合资的地毯公司,由动漫设计转到地毯图案设计。工作了几年,钱挣得不多不少,活儿干得没滋没味,老汤便辞职自己做生意,做装饰玻璃,总算是把在美校所学的专业用上了。这期间老汤结婚了,老汤突然感觉到自己已老大不小了,这些年工作生意都没什么大的成就,就想换个环境,在早已移居澳洲的表哥的鼓动下他动了移民的心思,恰好老汤的一个朋友刚刚拿到了加拿大的移民签证,老汤便跟他打听移民申请事宜,最后决定移民加拿大。当然老汤只是拿个主意,申请人是“汤嫂”。顺便说一句,“汤嫂”(老汤两口子都比我小很多,叫“汤嫂”感觉比叫个什么“弟妹”之类的要礼貌些)在国内从事软件编程工作,工资待遇都不错,这个专业也是当时移民申请时的加分专业,自然很快就通过了,到加拿大不久“汤嫂”就找到了相应的工作,后跳槽到渥太华的一家公司一直工作到现在。


        2001年4月老汤两口子移民加拿大,定居蒙特利尔。简单的安顿下来后老汤便开始去学法语,先是读COFI(政府资助的法语培训课程),然后去魁北克大学读法语证书班。老汤法语不好,又没什么专业,所以刚来时也没考虑过找什么像样的工作,只是边学习边适应环境。汤嫂跳槽到了渥太华的一家公司以后,全家便跟着到渥太华定居,老汤学到那点儿法语也用不上来,还得改学英语,老汤索性不学了,出去打工,都是些简单的力工。他先是在一家印刷公司打包印刷品,后来又在一家服装公司打包衣服。老汤打工的时间不长,前后加起来不到一年,谈到打工的感受时老汤只用了两个字“失落”,他说有一次中午休息,他一个人坐在纸箱子之间望着仓库屋顶残旧破碎的玻璃天窗心情非常沉闷,看不到出路。


        说起打工的日子老汤还跟我讲了他两次与人发生冲突的故事。

        他说他打工的那家衣厂有个本地工人歧视中国人,说有一次午饭时间大家在微波炉前排队等着热饭,不知是他嫌老汤热饭时间长了?他等得不耐烦了?或是其它什么原因,那个人热好饭回到座位上,竟然对老汤说一句:你应该回到你的国家去!”老汤没吱声,把手里的苹果直接甩过去打在他的脸上,从那以后那个人再也不敢惹老汤了。还有一次,是冬天,天气寒冷又下着大雪,开仓库大门的人来晚了,等在外面的送货司机以为正在帮忙开门的老汤是仓库管理员,进门冲着老汤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好心帮忙反到被骂,老汤火冒三丈上冲上去打了那个司机两个耳光,司机当时愣住了,打那儿以后他见着老汤毕恭毕敬,工休时又是帮忙倒水又是帮着搬椅子。。。。。。


        没想到一向随和的老汤还有这等英勇事迹,我嘴里不住地赞叹。老汤却有些后悔跟我讲这些,反复跟我说:“这段就不要写了吧,影响我的高大形象啊,我毕竟是老师,打架多不好啊!”我说:“恰恰相反,人在海外,作为中国人,尤其是男人,遇到外人欺负时“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是给咱形象加分的事儿啊!“


       老汤说打工时虽然心情失落,可另一方面也了解到了这里的工人待遇以及社会保障和福利,比如说工作满900个小时失业后可以拿10个月的失业金,大概是工资的百分之八十左右,孩子出生后母亲有产假,父亲也有。因为当时“汤嫂”有工作,生完小孩没多久就上班了,老汤就休了10月的带薪父亲假在家照看孩子,也正是从那时开始他利用闲暇时间在家里教小孩画画,这才有了后来全职在家从事美术教学的经历。老汤自豪地说他的学生不仅有把画画当成爱好的还有一些考上了北美一流的美术学院。


       我问老汤:我一直以为像你们这些画画的或是搞音乐的有着特殊才能的人在国外要比我们好混得多,没想到你跟我们一样也打过工,也吃过苦。我听说加拿大有很多国内的专业美术人才,你了解他们现在的生存状态大概是个什么样子吗?

      老汤说:作为新移民不论我们在国内是什么样,到了国外都要重新开始,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这个行当也没有什么优势,我就是最好的例子,至于别人吗,我不敢妄下结论。就我个人所接触到的一些在国内专业搞美术的人来看,大约有一半像我一样从事教学工作,不算富有但生活无忧,也有些人跟这边的画廊有合同,定期地按画廊的要求画些作品,收入很不错,算是职业画家,生活自在潇洒,当然也有些人生活得比较艰难或者说还没找到出路。


       我:问个庸俗点儿的问题,这些年国内的经济发展很快,人们的生活水平也不断提高,搞美术的专业人才的机遇也应该相应地更多些吧?你从前的同学同事的情况怎么样,有钱人多吗?

       老汤耸了耸肩说:反正都比我有钱。


       我接着问:那你后悔过移民吗?

        老汤不假思索地说:后悔过。有一段时间甚至很后悔,但在这儿待久了,也就习惯了,有时也会庆幸自己来到了加拿大。这里的环境好,空气好,水好,图书馆,游泳馆等公共设施好,社会的福利保障也好,失去了国内的发展机会,得到了一份生活的安宁也算是各有各的好吧。另外,人过了五十岁也就不想折腾了,不想改变了。人生就像是画一幅画,大的色调,轮廓都画出来了,怎么改?改不了了,顺其自然吧!


       我: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你还会移民吗?

       老汤:不会!不过既然已经选择了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我喜欢一个词叫“命自我立”,这个词来源于一本明代的家训,作者是袁了凡,文中他提到“命自我立”的说法,意思是人虽有命,命中注定,但人又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掌握自己的命运,改造自己的命运。所以与其抱怨命运,不如自己努力,自己的路是自己走的,世上没有后悔药,抱怨更没有意义。

使用道具 举报


 积 分: 5128
 级别: 论坛元老
 UID:  2768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3-10 17:28:50 |显示全部楼层
蒙特利尔老冯 发表于 2018-2-22 07:47
《我们的移民故事》之十:
赌场工作的中国人,Fanny 的故事

偶仿佛看到啦阿春的影子
沉静简单,真水无香。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Nacultural.Com ( 辽ICP备16008800号-1 )  

GMT-5, 2020-4-9 03:23 , Processed in 0.243357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