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北美作协

【作品推荐】任展宏作品(下)《乘火车,品人生》

2019-01-29 21:44:12 来源:北美信息网 作者: 点击数:
摘要:乘火车,品人生 三,"和谐号"动车 時代列车,把我们带进了八十年代。买票乘火车也改了名字。昔日的慢车快车名称不见了,改了D是头"动车"和G字头"髙铁"。买票员和播音员称D

乘火车,品人生 


三、"和谐号"动车


       時代列车,把我们带进了八十年代。买票乘火车也改了名字。昔日的慢车快车名称不见了,改了D是头"动车"和G字头"髙铁"。买票员和播音员称D读音用英语表述"弟"音,G也用英语"期"音。这把我弄糊涂了。既然动车用汉话"动","高铁"用汉语"高",何来有D(弟字头)和G(期字头)发音?看来,有关部门要一纠错了。
       " 动车“顾名思义,全名是"高速动力分散型旅客列车。它的牵引动力不但车头有,而且有的车厢也有动力,可能二、三节车厢就有一个动力车。动力多,这当然车速也快了,時速可达到近200公里嗬!设施也改变了传统式对面车厢式,采用航空座椅,舒适度和稳定度也大为提高。和谐社会的享受型出行来到了。
        有一次返乡,偶乘动车,车厢内坐着一群大妈大婶,衣着時髦,色彩鲜艳。开心地谈着唱着。我问大妈:"去哪儿呀!"
       "我们是原插兄插妹。从前过惯了苦日子,今出去开心开心。年轻时上山下乡,中年时养儿育女,苦了半辈子,现在出去享受享受。"她接着问我,"你老去哪里享受?!“
       我回答,"我真真老吗?刚刚才八十。"便笑着说:受家乡親人邀请,想老家,回乡去看看。"又补了句,"刚从(海)外回来。“特省略了个"海"字。
       "是呀!现在农村不比过去了,三年自然災害,我们还小,在城市打工的爸妈,终是把上海发的糕饼卷买了实物带回去给乡下的親人。现在可好,看看也眼红。新造的农家大院,屋内I电灯电话,煤气和电视,高档手机人手一部,门外仃着别克和大众轿车,早就鸟枪换炮了。"
       对话很自由,透出了平凡人的心声。
       另一位说,"我们到站,侄子侄女会开车来接我们。现在上海人比不上乡下人了!”
       那几位大妈大婶涛涛不绝地夸赞着农村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巨变。
       有一拨旅友到无锡站整备去洞庭西山农家乐。顺便去梅园鼋头渚。另有一拨招呼着去灵山参拜大佛。突然有一大妈髙呼:"啊呀一一!"
       "啊呀什么呀?!"同伴问。
       "小便。"
       "将到站了,车上卫生间已关门。下面有。"那领队的解释。
       老妈也不怕难会情,嘻哈着下车了,神态自若。另一位稍年轻的阿姨对我"拜拜“打招呼。一群回城知青,今日到了退休的年龄,她们结伴而行,或去农家乐,或去走親访友,去补偿昔日失去的青春。
       "和谐号"确实带来了社会的"和谐"。试问:没有了社会的和谐,人们怎么能享受生活的美好?!
       看,生活在改革开放的日子里,人生多美好!哪些插兄插妹,他们赶上了好時光,一一改革开放四十年。



四,"复兴号"髙铁


       "髙铁",時速超过200公里以上,由時速为300到350公里的髙速铁路。它表示着我国科技的发展,和各条战线前进的步伐。乘髙铁,享受着人生美好的回忆。
       有人说,"动车"、"高铁"不都是高速铁路吗?怎么还要区分呢?你不知,它们俩是不同的概念。一是指动车各车厢可都有动力,普通内燃机车只有车头一个有牵引动力,所以跑得快,当然路面铁轨也要更高的无缝和平稳要求,它可以在普通铁軌上跑,也可在更高精度的高铁铁轨上跑。显然比前特快列车髙级得多,提高了一个能级。而"高铁“是在特殊要求的髙速铁路上运行的功能更多,设备也更完美的列车,能级比动车更高,且分等级,与航空一样开辟商务厢座位,适应不同旅客的需求。
       最近,我乘坐一次高铁,去常州访友。解放前上海到常州慢吞吞走走仃仃需要五个多小时,今一个小时就能到达。原来早上7点上海开车,到常州再转乘公司船要到下午三点多才能到家乡。而今七点十九分虹桥车站开,到常州一小时,转公交,上午九点多就到达了。这就是改革开放给人们带来的速度,美的享受啊!
        我坐位前,有一家四口子,转动航空座椅,四人面对喝咖啡。我好奇地问:"去哪里呀?!回老家探親?"与他们搭讪。
       其中一位老者说,"南京去,小侄孙女结婚。赶上中午吃婚庆麵席,晚上参加婚庆。这高铁,给人们长上了翅膀,方便得很。虽车费贵了点,但节省时间,乘坐舒适,值。"
        那位长者似打开了话盒,说:"大兄弟,你不知道,抗战時期小日本占领南京,杀了我一家。只乘了我一个。只因侥幸出去讨吃的才逃过一劫难。我不知躲哪里,就爬上一列货车,就糊里糊涂被带到上海。还真是哪火车畄了我一条命。"
        我说,"老兄,我七、八岁時,我妈也抱着我逃过难。彼此有同感。
        他说,"今天乘上"复兴号"高铁,这"复兴"两学提得好。我就是冲着这名字来乘的。毛主席领导我们站起来,小平同志指导我们富起来,习大大规划我们強起来。已前我们的同胞出国打工;现在外国美媚来我国找工。过去父母为一家温饱忙碌,现在象我们退休的人到新马泰,到西欧北美旅游,化钱眼多不眨。人民富起来,"强"起来了!中华民族复兴的时候到了!不是吗?"他越说越来劲,"现在谁敢欺侮我们?侵占我们国土?杀我同胞?不是特郎普在经贸战上,也让我们三分?“看来老者也是一位有文化有思想有品位的人。
        我说,"是,是,是。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伟大成果,美国大豆要求我们进口,就是最好的佐证。这就是"复兴号"的速度,"复兴"命名的内含。
        这時广播里说常州到了。我与长者一家招呼一声"bay,hay!哪位长者笑着说,"不叫拜拜。今后很难会见面,就说一声`祝你旅途愉快!祝祖国更美好!民族复兴更强大!‘。
       乘火车,品人生。前后两个四十年,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带来了"中华民族的"复兴"。
       让我们乘上"复兴号"高铁,迎接美好新生活!!!      

                         任展宏   2019,1,27

作者简介:
       任展宏   笔名红柳,髙级讲师,今年八旬。全国优秀教师,上海市侨界优秀知识分子。常在中外媒体发表政论、随筆、教学论文、剧作及2018年8月出版《红柳随筆》等。加拿大中国筆會會员,上海成人语文教育研究会员,专栏作家。

热门评论
我来说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