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出版印刷

《北美文苑》第2期

2016-11-11 09:12:13 来源:原创 作者:编辑:蒙村老郭 点击数:
摘要: 《北美文苑》 第二期 编辑:蒙村老郭 (一) 水龙吟 聚 文/蒙村老郭蒙天千里冰封,万山同色垠无际。凝光远去、吟诗歌舞,玉兰凤意。碎幻楼头,醉摇门里,聚和游子。把

 

北美文苑   第二期   编辑:蒙村老郭
 
(一)  水龙吟 聚
             文/蒙村老郭
蒙天千里冰封,万山同色垠无际。
凝光远去、吟诗歌舞,玉兰凤意。
碎幻楼头,醉摇门里,聚和游子。
把光鲜看了,栏杆拍遍,魂飞笑、亲情义。
 
喜瞰梢头深意、尽挥珠、满园和气。
太平有象,北方大地,祥年弄戏。
可惜时飞,推杯换盏,激情如此!
再相邀、瑞雪丰年,苒苒逝、游仙季。
 
(二)缘来是你        
    文/蓝枫       
我已孤独千年
你便是我遗落的灵魂碎片
我原以为再也无法找到
在落英缤纷的时节
你踏花翩翩而来
失去的一半
终于完整
爱无谓对错
爱便是爱了
那又如何
我愿为了你
承担一切
只想牵你的手
天地间飞翔
不愿再等上千年
于茫茫众生中
千难万难地与你相遇
何不共享当下
不再错过
今生 你是唯一
我只愿今生不负你
不知何时早已情根深种
只因你我皆是彼此避不开的生死劫
一切自是命中注定
时间又岂可逃开
 
(三)穿越千年的邀请
      文/cuner
琵琶声声伴奏现代交响
童声稚嫩交汇字正腔圆
一行行的瑰丽诗篇
是古人发出的请柬
从唐代算起
已出发1700多年
时而激越,清丽,委婉
闯过战乱,饥荒,离散
几经快马,栈道,水运
才抵达我的唇边:
李白将进酒,杯未停
呼天问地叹苍生
杜甫为破茅屋而歌
老泪纵横
东坡解答“明月几时有”
声音有些发颤
那些久远的情感
没有随秋风落雨流逝
经历岁月的过滤
越发甘冽
如同茅台酱香酒
存储的时间越长
越醇厚通透
声声曼妙的韵律中
我看到诗人的眼神
流露出几分期许
于是我用新诗体
朗读洋洋洒洒的感受
害怕记忆会被遗忘
而生命短促
 
(四)爷,小叔和眼泪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怀念我的姥爷,随做此文 !
      文/老实
小叔叔留着长卷发,爷背地里叫他狮狮头。
小叔叔昂首挺胸,甩着喇叭裤走八字步,还往堂屋里的镜子里看看。百无聊赖的进里屋,跨坐在炕沿上,两条大腿绷的紧紧的,又跳下地,捡起铁钩子给炉子通火,蹲下,裆部绷的就更紧。
爷面南背北,炕桌后,用眼白他,牙和嘴也配合着。早饭端上来了,小米稀饭,油饼。他刚吃半张饼,爷开始问他:包裹里的信是谁给你写的。答:同学。爷:男的女的,小叔叔无语。爷追问:相片咋回事?小叔叔抬头看眼爷,爷镇定自若,嘴角紧闭。小叔叔把半张饼投入粥碗,筷子拍在桌上,吼:谁让你们看我的信?跳下地而去。我划拉几口饭,跟过西屋,见小叔叔在往炉子里塞信,兰烟偶尔从炉子里飘出一缕,大部分顺炉筒子爬进土炕。炕上有一个摊开的,类似锦旗的东西,花红柳绿的,让人想起电视里妈妈爱看的,郭老太太的绣金扁。中间有几个字:点燃青春,激情圆梦。
 
看他泪珠滚滚,一封一封的看信,看完投入炉中。我真是莫名其妙。被爷看你个信有啥难受的,还能有那几个冻柿子明明摆在厨房,也已经在凉水里彻底解冻,奶却不让吃,大概要留给二叔家妞妞,更让人着急?不过,由于小叔很疼爱我,过年给我买了2元钱的炮仗,不顾奶的反对,没成家的他也给我5元压岁钱,我于是恭敬的表达出无比忧伤。呆立一旁。
 
最后连金扁也烧了。那个给他绣金扁的阿姨,定然没做成他的老婆。这我有见证。相亲之前,小叔和小婶不认识。
 
多年来,小叔叔的眼泪,让我难忘。于是我一直会想,也许每个人的青春都有点燃的那一刻,小叔叔的青春就是那时那刻被点燃了。但也在那时那刻,他的积攒了20多年的纯真爱火被扑灭。他后来对小婶婶也很好,但我怀疑其燃烧的高度,和初时定是大打折扣,闹不好顶多算死灰堆里有些木头没烧尽,被生活的大柴耙子简单拢在一起,点上,也叫死灰重燃。
 
正月二十,小叔叔去报道,工作了,是在马路上拦住一辆过路的大汽车走的。我站在马路壕,蒿草丛中目送他,西北风吹来,正是他要去的方向。一顶前进帽,管束着那些让爷不待见的长发。军大衣,里面有他那身自以为傲的兰涤卡。我跑回家,见爷手里握着我在正月十五逛街买的,那本山西民间文学,对窗垂泪,才明白,本来有更让小叔叔引以为傲的事:有个和电厂老总是老战友的县长爸爸,可爷不让他提,也不许他去找,更不会为他的女友的工作去动关系。
 
过了大概两个礼拜,爷又快乐起来了,又和我讨论起民间故事里那篇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文章,他虽识字,毕竟有限。况且年轻时忙着打游击,和日本人周旋,为贫苦人翻身,从未考虑过这件事。言语之间,他告诉我:“若是走后门,给你小叔和他的女朋友找好工作,我对不起那些死去的战友!现在好了,你小叔叔给我来信了,道歉了,说要好好工作。”
 
后来小叔叔真的好好工作了,从电厂的司炉工干起,科长,车间主任,调度处。都是付职,小婶说:“能干活,没靠,不走关系的结果!”
 
感觉每代人都有每代人的担当,我想爷现在九泉之下一定不会再因小叔叔瞪眼,不知他看着现在有人当官只为儿女打算做何感想!
   
 
 小说连载 (接上期)  作者:冒烟骆驼
 
长篇连载《异国追梦曲
原名《五彩魁北克》
   
     冒烟骆驼
(续上期)
回到家已是夜里两点。所谓的家其实是一所三层公寓楼里的一个三个半,只有一间卧室。所谓三个半,其实是魁北克人的一种叫法---卫生间算半个,其他的功能区域像卧室、厨房、客厅各算一个。前一天朋友已经把自己东西收拾到了客厅,把卧室腾给了谢洛冰,自此两人合租,一人一半。
刚放下东西,朋友就掏出一张还剩下几毛钱话费的电话卡,对谢洛冰说:“先给家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吧。”
 
第二章 勒脖工
 
第一个星期倒时差,对于每一个刚来的人来说都是件很辛苦的事。这都过了好几天了,谢洛冰一到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就变成一副面条相,没精打采的,好像一个大烟鬼短了鸦片,说什么也立不起来。尽管黄云鹤一再鼓励,撑过一个整天,时差就倒过来了,谢洛冰实在是没信心再熬下去了,哀求地说:“饶了我吧,兄弟,叫我睡会儿吧。我保证往后再也不做坏事了。”
“嘿嘿,你坏事做地还少哇?我告诉你,你要是今天下午不睡,晚上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叫你开开眼,咋样?”
谢洛冰恍惚的近视眼忽然一亮:“啥好地方?”
老黄一脸坏笑地说:“你还睡不睡?”
谢洛冰心里想了想,嘴里嘟囔着:“算啦,这会儿都困成这样,等晚上还不成植物人了?有多好的节目也白搭。你少来了。我就睡一个小时,不许打扰我啊。”
老黄说:“那好吧,今天可是最后一天。”
一个星期后,谢洛冰成功地戒了午觉,老黄也信守诺言,带谢洛冰去了个好地方。
 
据说蒙特利尔这里臭氧层薄,夏天紫外线很强,照在皮肤上一会儿就感觉有点疼。谢洛冰走在没有遮拦的人行道上,被太阳晒得像是走进了一个巨大的微波炉,从骨头里往外燥热。
走在通往地铁的台阶上,谢洛冰猛然间想起一件事,一个猛回头,跟后面的人撞了个满怀,心说话,“坏啦,这下闯祸了”。扶起撞歪的眼镜抬眼看,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正歉意地看着他,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老谢脑子一下子有些晕,“哇靠,这是真的吗?有木有搞错啊?这年头,要是换到咱北京,对面就算是头恐龙,至少还不得给人骂个不长眼呐?那恐怕都还是轻的,没准人家告你个企图揩油非礼啥的,想起来就有些怕怕。嘿嘿,看来这趟真地来对了。。。”。脑子里七荤八素想着,老谢嘴里说着:“对不起,是我的错。”想一想这句话以前曾经说过无数遍,也只有这次说得最真诚。
谢洛冰今天坐地铁是为了去找在加拿大的第一份薪水。招工信息是昨天从黄云鹤带回来的英文报纸《GAZETTE》上找到的。工作内容描述不是很明白,但是要求和薪水看明白了,就是无需语言和经验、最低工资。
等谢洛冰返回家取简历,然后又坐地铁,出来后改坐公共汽车,转了两趟才来到这家公司所在的街道。
老谢下车后继续沿着路走,手里拿着张纸片找门牌号,走出好远才找到了这家公司。其实老谢下早了,这家公司门口就有一个站牌。
老谢驻足瞅了瞅这座建筑,一间平房,就一层,可着劲儿往长宽里盖,感觉还行。
老谢进门就问人力资源部,在一位职员的指引下来到地方,小心地敲了两下门。
“进来。”里面说道。
老谢开门进去,先堆起笑脸笑笑:“嗨~~~,你好,我是来应聘的。”说着把手里的几张纸递过去,“这是我的简历。”
“你好,”人力资源部的人说,“就放这儿吧,谢谢。一会儿斯蒂芬会带你看看工作的地方,他会给你介绍的。请坐,不会很久的。”说完报以一笑。
“好的,谢谢。”
坐在墙边的椅子上,谢洛冰轻轻晃着双腿,搓弄着手指头,四周无目的地看着屋里的盆栽和墙上的画,等着那个斯蒂芬。
不一会儿,斯蒂芬来了。一个瘦脸宽肩的年轻人,胡子刮地泛青,白衬衣,花领带,头发根根光亮,好像一团冉冉的火。
“你好,你是应聘的吗?请跟我来。”斯蒂芬友善地说,伸出毛茸茸的大手。
老谢感谢一声,跟随斯蒂芬出了门。
往左拐,这是一个宽大的开敞式办公区,地板像涂了层油,光可照人,左边从顶到地,通长的落地大窗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隔断,桌子上大多放着电脑和几张照片。看来这些人也不是很忙,有三三两两的轻松交谈着什么,秘书模样的昂着狮子头,抱着夹子咯噔咯噔地走过。老谢心想,这地方上班也不错。
可是不是这儿。斯蒂芬领着谢洛冰穿过办公区继续往前走。等穿过餐厅,推开一道隔音门再往前走,越走两边风景越差,最后来到了工作的地方。
这是一个车间,机器声轰鸣,人站在对面都听不清对方说话。灯光还算明亮,四周轻型砖上涂的白油漆已经褪变成了暗灰色,房角布满了粉尘和蜘蛛网,车间里的一群工人坐在一排排的桌子前,低头在高速转动的铁刷子前磨着各式各样的带涂层的金属件,有一两个麻木地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新来的人,嘴上的白口罩灰黑得像是一个个骡马的嚼子,然后又低头干着自己的活。
“我滴那个娘唉!这就是在加拿大的第一份工作?”老谢心里这个纠结,本来也料想到这第一份工作多半是坨屎一般的差事,只是没想到这坨屎原来是这个样子的。一句《大话西游》里的台词冒了出来,“可怜我春三十娘貌美如花,居然跟这么丑的男人有了。”
“喜欢这个工作吗?”斯蒂芬期盼地问。
“是的!”老谢回头冲斯蒂芬欢快地一笑,在周围机器轰鸣中大声嚷嚷着:“喜欢!非常喜欢!!”
 
第一天上班,打卡过后,上工铃声一响,谢洛冰抱着一种“就当是跳进大粪坑了,豁出去了”的正确态度,自觉带上发给他的嚼子,来到自己的工作台前。
谢洛冰小心地做着手里的活,心里暗暗地数着数。坐了一会儿,抬头看看,周围工友也都在低头干活。
时间感觉出奇地长,当真是度日如年。一会儿功夫屁股坐得发痛,就翘一边、歇一边,一会儿再换换。就这样过了好半天,谢洛冰抬头看看墙上的表,叫一声苦,“老天呐,才一个小时!”
老谢这时候脑子里涌现出几个高大的英雄形象--邱少云、江姐。心想:“这总比让人家钉竹签子、忍着被火烤强吧? 再坚持一下,头一天说什么也不能打退堂鼓。不就是坐这儿吗?这也算不了什么。 老谢不断给自己打气,“人家刷盘子的整天弯着腰还没个座,不比这苦?人家北京人王启明在纽约还能坚持着用弹钢琴的手刷盘子,咱咋就。。。”
老谢正在胡思乱想,忽听旁边有人大声地问:“大陆来的?”
说的是汉语,每个字都好像是咬核桃般的牙力说出来的。
老谢扭头一看,是一个华人面孔的中年人在问自己。
“是,我是。”老谢含糊地喊着。把口罩拉下来,加了一句,“你呢?”
“我是中国人,从越南来,我姓王。”老王吃力地咬着字,脱掉手套,伸出了右手。
老谢激动地放下手里的活,也脱掉手套,握着这位华侨的手。感觉老王的手有力而又冰冷。
“你什么时候。。”老谢探身正要问,老王使了个眼色。老谢一回头,发现墨西哥籍的工头正在门口看墙上的一张表格。老谢赶快正襟危坐,带上嚼子,拿起手里的活,像模像样地做着,心里想,“嘿嘿!真是想不到,居然在这个地方见到一个华侨,还是个越南华侨!能在这儿认识一个华人,也是个缘分。自己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回头还要多多请教人家。”
一边干着活,一边见缝插针地聊两句--实际上应该说是喊两句,时间倒也不显得过得那么慢了。老谢另一边的工友是个罗马尼亚中年女人,叫希勒娃,一头火红的头发。希勒娃以前是个教师,非常友善,中午半小时吃饭的时候问了老谢住哪儿之后,就说她有车,可以每天顺路接送老谢。老谢又是一阵感激,心想,真是遇到活雷锋了,还是一个来自另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红头发女雷锋。
第一天的八个小时就像一个世纪一样漫长地过着。谢洛冰的屁股已经坐麻,也不怎么感觉疼了,只知道机械地做着手里的活。等好不容易盼到距离下班还有十分钟的时候,老谢发现邻桌老王已经在悄悄地收拾他的背包。
果然,铃声一响,老王就像弹簧一样跳起来,第一个抄起背包向外面的打卡机冲刺。老谢很纳闷,“至于吗?回家抱老婆也不在这两分钟啊。”哪曾想,等到后来知道答案以后,老谢着实倒抽了一口凉气。原来老王除了这份全职工,每天还要赶时间,去到别处做另一个八小时全职工作。老王的那口子也是一样,而且周末两个人各还有一份全职工作。老谢那个时候不知道是应该敬佩还是惋惜,混杂着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等到回到家里,老谢周身疼痛,没有一个地方的肌肉舒坦。自讨也没做什么大运动量的活动,怎么这么累呢?放下包,脱掉外衣,洗把脸,点颗从国内带来的香烟,把一个玻璃烟灰缸搁地上,往地铺上一躺,老谢心里盘算着,总算他娘的挣了一天的工资,比他娘的以前挣一年的工资都累。
老谢眼睛盯着天花板上那盏灯正胡思乱想,老黄开门进来,兴冲冲地冲着里间喊:“回来啦?咋样啊?”
“哎呀!~~~挣钱如吃屎,花钱似拉稀。你说咋样?” 谢洛冰懒懒地回答,翻个身,磕磕烟灰。
“能坚持下来第一天,你就算不错啦。”老黄嬉皮笑脸地说,“你知道吗?我头一次打勒脖工刚试完工就拍屁股走人了。哎?晚上吃啥?”
谢洛冰懒懒地说:“吃啥都行啊。今天你做饭啊,我今天可是劳动过度了。”
老黄摆弄着咖啡壶说:“要我说啊,不行就算了,何必这么为难自己呢?再找一个。或者读书也不错啊,还有钱拿,一天还干干净净的,多好。”
冰说:“我可没你那脑子。你给我介绍一个你们学校不怎么费脑子的博士学学也行。”
“脑子这东西是越用越灵,你再不用就锈了。”老黄得意地端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靠着门边说。
“你词汇量大了不起啊?” 谢洛冰起身说,“我词汇量是不如你,可我口音比你标准。老是叫人家笨猪傻驴的,你都好意思。给我喝一口。”
 
注:
1.勒脖工(LABOUR)是一种在这里通常什么人都可以做的,无需任何经验,也没有语言要求的工作。通常起薪都是最低工资。这种工作遍地都是,例如餐馆洗碗工、流水线组装工、衣厂工人,有些农活也算。这种工作除了中午有半小时吃饭时间以及上下午各十五分钟的法定休息时间外都是在不停的干活,劳动强度极大,对新移民来说通常是个考验。
2. 笨猪傻驴(BONJOUR, SALUT),法语的问候语,相当于你好,口音太重的往往发成前面的那两个不雅的词。
待续
 
 
 
 
 

热门评论
我来说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