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出版印刷

《北美文苑》第4期

2016-11-22 23:16:38 来源:蒙村老郭 作者: 点击数:
摘要: (一) 水龙吟·游三宝山 文/蒙村老郭宝山一望深秋,红河相伴枫无际。遥巡远视,青红交错,玉禅绕系。仙子怡游,满园声翠,微群游子。把佛经念了,心清祈祷,随木笃,听天意。

 

(一) 水龙吟·游三宝山

         /蒙村老郭

宝山一望深秋,红河相伴枫无际。

遥巡远视,青红交错,玉禅绕系。

仙子怡游,满园声翠,微群游子。

把佛经念了,心清祈祷,随木笃,听天意。

 

生活休闲如此,尽情怀,何求他味?

求经问佛,善还心意,积凝精气。

珍惜流年,经营风雨,携程坚毅!

愿包容和睦,为人善意,世间宽慰!

 

注:三宝山是加拿大最著名的佛教圣地之一。她四周面环山,风景宜人小桥流水,漫枫山坡,十分迷人。那儿有星罗棋布的各尊佛像。爬山、赏枫、拜佛、许愿各取所需。寺庙前一条红河贯穿其中。四面的枫林、青松密布山坡。绿色草坪地毯式地铺在河边,湛蓝的天空,白云飘过寺顶,变幻着观音、罗汉的各种图形。各式的菩萨整齐地分布在每一块适合的广场上,供朝拜的佛家子弟参拜。参拜的人群绝大多数是亚裔的移民和后代。这里风景优美,香火旺盛,繁荣似锦,是一块极好的风水宝地。2015104日星期日,音乐发烧群和北极商盟群联合组织三宝山秋日赏枫活动。

仲秋游大丛林三宝山

    /春至

山路九曲通祥地,

驱车一行拜宝山。

秋野谷黄绿如带,

山麓枫红层林染。

三宝主殿处瑞置,

环山面水宜佛安。

木鱼声幽诵梵音,

俗心顿清刹那间。

众僧含笑备斋饭,

游客合掌结佛缘。

拾阶礼佛赏山色,

桦白松绿泉声潺。

观音乘龙惊涛来,

济世普渡众生欢。

置身祥瑞忘俗忧,

不觉金乌坠山峦。

神清气爽归途路,

与友话佛思翩翩。

(三)

游三宝山

   /老实

三宝山上盖雷英

四面峰峦叠嶂成

五彩绘成真如像

香烟万里客思亲

 

七八同伙向天登

随缘漫叙菩提根

平生未见佛与语

唯愿腹中有佛心

    

     秋游三宝山       

      /cuner

一骑红尘去,秋游三宝山。

迷津谁解惑,顺畅至尊前。

素菜汇斋饭,托钵为化缘。

深山藏寺院,道场大无边。

(五)

    某一天

 ---有感于游三宝山

    /蓝枫

很多年前的某一天

也是如此的风和日丽

我们像蹦蹦跳跳的小松鼠

走在山中的小路上

青春就像一首歌

奏出最动人的乐章

林间欢乐的猴子

还有溪涧边成千上万蓝色蝴蝶的偶遇

阳光下

熠熠闪亮

如梦如幻

今天的你如我

已渐入中年

多么欢喜

你的幸福一如当年

我们的友情也从未改变

不知道当年的他一切安好

可还记得曾经的朋友

和一起走过的那一段路

欢歌笑语  相扶相持

(六)

忍者

 ---观三宝山弥勒佛有感

  /sleeman

兜率来生未可期,

笑淡浮屠牵强意。

纵使一世无二佛,

阔肚弥勒谁不知?

读者来搞

卜算子  想当年惜当下

       /自嘲

邂逅你当年,圣诞联欢会。  

我读工程你读文,都说天仙配。

相伴卅多年,爱你犹无悔  

但愿时光慢慢流,宠爱还将醉。

 

小说连载 (接上期)  作者:冒烟骆驼

长篇连载《异国追梦曲

原名《五彩魁北克》  

     冒烟骆驼

(续上期)

第三章 捡家具

星期天一大清早,黄云鹤跑到谢洛冰屋里,叫道:“赶紧起来,别睡啦,有状况。”

“啥状况啊?”谢洛冰睡眼朦胧地问,“星期天也不叫人安生。”

“我发现了一个好家具。赶紧的吧,一会儿叫人搬走了。”

谢洛冰一听这话,困意全消,一个驴打滚从地铺上爬起来,一身的短打扮,脸也没洗,随着他来到两条街后面。黄云鹤指着路边一个物件说:“我刚才跑步看见的,怎么样?”

谢洛冰瞅着这个咖啡色粗针麻面三人大沙发,还挺好,也不脏,上前按了按,垫子弹性也足,问黄云鹤:“你不是有个沙发了吗?还要干嘛?”

黄云鹤说:“这是给你的。你瞧,这东西看起来像个沙发,其实打开就是个床。你就不用睡地铺了。”

“国产零零漆,那就动手吧,还愣着干什么。”

俩人一人一头,兜住沙发底下,做出个拉屎的姿势,运了运气,喊声:“一、二、三!”沙发没动。

谢洛冰直起身来,挠挠头:“啥玩意这么重啊,莫非里面藏着金砖?” 黄云鹤说:“看来咱俩人不行,这里面全是铁家伙。你这儿看着,我去叫几个人来。”谢洛冰说:“不看着也没人拿得走。” 黄云鹤一边往回走一边回头说:“你就坐上面等着我,一会儿就来。”

坐在这个沉家伙上,谢洛冰后悔出门穿少了。虽然是夏天,这蒙特利尔大清早还挺凉,老谢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只好抱个垫子捂着。偶尔看见有路人经过,谢洛冰假装头皮痒痒。心里说话,咋感觉怪丢人的。唉!一个总工程师,不远万里来到加拿大,捡人家不要的家具,自己还搬不动,嘿嘿,这是什么精神。

老黄人缘挺好,一会儿功夫过来了三个壮工,清一色带着眼镜,一个比一个瘦。谢洛冰过来和几个人一一握手,大家都是这附近公寓里住的中国人,人也都挺实诚,过来二话不说,露胳膊挽袖子这就下手。看来是都搬惯了,不用多废话。

五个人哼哧哼哧地搬过一个街区,说什么也抬不动了,这才歇下手。搬侧面的一个小个子的鞋子还让后面的人踩掉了,回过头来端着眼镜找鞋。

就这样走走歇歇,晨曦中五个人、一个大沙发映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好像是硫磺岛上几个美国大兵插旗子的雕塑。

等来到大门口,大家一个个眼镜都划到了鼻翅上,头发打绺,通身湿透,光剩下喘气了,统统露出了技术移民的本性。就连天天早上起来锻炼的黄云鹤也检讨自己,说看来锻炼得还很不够。

等大家都歇得差不多了,正好赶上有两个中国邻居出门,被大家一块抓了壮丁。最后七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把这个死沉的家伙搬到了谢洛冰的屋里。黄云鹤熟练地操纵着机关,展开了一张床。大家一屁股坐在床上,再也不起来啦。

谢洛冰找个毛巾打湿了递给几个好哥们,说:“大功告成,辛苦了,辛苦了,来,大伙儿谁先擦把脸?”

黄云鹤假意提醒:“咦?这不是你的擦脚毛巾吗?”

谢洛冰笑着说:“胡说!你见过皮尔卡丹牌儿的擦脚毛巾吗?别废话啦,赶紧给哥几个找几罐可乐喝吧。”

大家聊了一会儿闲天,汗也消了,都纷纷告辞。谢洛冰嘱咐道:“下个星期六中午过来喝酒啊。都来,一个也不能少。”末了又加一句,“有相好的也带上。”大家嘻嘻哈哈答应而去。待续

 

游三宝山微友合影

 

 

 

 

热门评论
我来说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
返回顶部